葉媚的性事

清晨,還在睡夢中的葉媚感覺腿被輕輕抬起一點,隨後一個堅硬的東西在身後頂在兩腿間的私處。

「天啊!他還有完沒完了。」葉媚的第一反應。

還沒等葉媚拒絕,身後的男人霸道的用力一頂,粗大的肉棒藉助昨晚殘留在陰道內的精液,瞬間插入到葉媚的陰道,並且一直向深處前進,一直頂到子宮才停下來。

還沒完全清醒的葉媚被頂的花心一麻,一個激靈叫出了聲來,「啊……蕭偉你混蛋,昨晚都折騰一晚了,這麼早又折騰我,一晚上我睡不到三個小時,還讓不讓我上班了?」

身後的男人沒說話,一邊把手伸到前面,撫摸葉媚柔軟的乳房,一邊開始抽動下身。

「討……啊……厭!」男人下面的抽動,頂得葉媚說話都連不起來。

「蕭偉,啊……不要再讓我來了,啊……昨晚來太多次了,我真沒力氣了,啊……」

葉媚想逃,卻被男人在身後伸過來的兩隻手牢牢的抓著乳房,無法逃脫,並且換來了更激烈有力的抽插,陰道內的肉棒粗大而堅硬,將葉媚陰道塞的滿滿的、脹脹的,每一下都刮磨著陰道內的G點,並且有力的頂著花心,漸漸花心的酥麻不斷積累,一點點擴大,從兩腿間的肉穴開始慢慢擴散到全身,葉媚不再掙扎,開始享受酥酥麻麻的感覺,並將腿向上曲,呈更大的S型體位,側躺著將屁股儘量向後翹,讓身後的男人抽插更容易。

體位的調整換來了男人更深入有力的插入,葉媚甚至感到男人的肉棒,突破自己的花心插入了子宮內。自己幾任男友中,蕭偉的肉棍大不止一個等級,第一次看到蕭偉的肉棒,葉媚想到了自己看過的歐美色情片,相比國男優和前幾人任男友的尺寸都成了毛毛蟲,然而第一次上床葉媚發現,相比肉棍的大,蕭偉性交的持久力才是最可怕的,第一次就將有豐富性經歷的葉媚弄的高潮迭起,第二天幾乎沒力氣起床。那一刻,葉媚還天真的覺得自己找對了人,蕭偉帥氣有錢,而且能讓自己次次高潮,真是入得廳堂上得了床的好男人。

畢竟從十六歲第一次性交開始,二十三歲的葉媚已經有近七年的性生活了,已經習慣享受性高潮帶來的舒服感覺,在男友斷檔的時期,自慰棒也是葉媚必不可少的東西。

可是隨著交往的深入,蕭偉的超強的性能力加上超大的肉棒,讓葉媚有些苦不堪言,每次做愛蕭偉就像不知疲倦的高速馬達,用他超大的肉棒在葉媚的陰道內高速馳騁,偏偏葉媚又是那種多重性高潮的體質,往往一波高潮剛剛要退去,又在蕭偉肉棒的高速抽插下來了第二次、第三次,而往往幾次高潮過後,葉媚悲哀的發現,蕭偉絲毫沒用要射精的跡象。

昨晚性交高潮的體力還沒恢復,早晨昨晚欺負自己的大肉棒,居然又插到自己身體裡來了。

「又來高潮了,真要命!」這是葉媚高潮前尚存的最後一絲念頭,緊接著兩腿間的酥麻感瞬間擴散全身,葉媚感覺自己喪失了意識,整個人飄了起來,唯一能感覺到的,就是下身陰道內一個堅硬的東西,不斷的頂撞著自己的陰道,每頂一下,快感就像衝擊波一樣擴散到全身,一波又一波,這一刻葉媚顧不得再來高潮還有沒有力氣上班,只想高潮來的更猛烈些。

「每個女人都拒絕不了高潮的誘惑吧,管它今天還有沒有力氣上班呢}」葉媚心想。

「啊……嗯嗯。」葉媚開始低聲的叫床,聲音不大甚至有些刻意壓制,但從葉媚那張美麗的小嘴發出來,聽著卻無比性感充滿誘惑。

蕭偉把一隻手從葉媚的乳房上拿開,躺著從後面將葉媚的一條白嫩修長的大腿抬起,下身更有力的將陰莖在葉媚粉嫩的陰洞裡來回抽送,體會著葉媚高潮給自己帶來的快感,葉媚的陰道開始有節奏的收縮,伴著性感的淫叫,一股股淫水隨著蕭偉粗大的肉棒被帶出了體外,並發出淫蕩的「咕嘰咕嘰」聲,慢慢寖濕了床單一片,在昨晚的印記上又疊加起來。

不知過了多久,葉媚感覺自己飄在天空的靈魂降落下來,慢慢恢復了意識,馬上感覺到蕭偉的肉棒還在自己陰道內來回抽動著。

「蕭偉你放過我吧,我真不行了,一點力氣都沒有了,感覺快被你幹死了。」葉媚祈求的著對蕭偉說。

蕭偉聽後停止了抽動,但還是把陰莖深深的插在葉媚體內,「對不起寶貝,我太自私了,可是我太愛你了,感覺怎麼愛你都愛不夠。」蕭偉在後面親吻著葉媚的秀髮。葉媚也許真的太累了,片刻間靜靜睡了過去。

看著葉媚嬰兒般的睡容,蕭偉回憶著第一次和葉媚做愛時的情景。

確實,在醫院第一次見到葉媚,從來不缺女人的蕭偉就被深深的吸引,不施一絲粉黛,卻有著超凡脫俗的氣質,加之白皙的皮膚精緻的五官,誘人的身材和那兩條蕭偉最愛的修長筆直的長腿,讓蕭偉立刻對葉媚展開猛烈攻勢。

雖然葉媚拒絕了,並告訴蕭偉自己有男朋友並且正在同居,可蕭偉並沒有放棄,一次次被拒絕,一次次不放棄,終於用自己帥氣的外表,加上雄厚的經濟實力把葉媚追到了手。

第一次上床做愛,蕭偉更堅定自己找對了人,脫光後的葉媚,肌膚潔白如玉,沒有一絲瑕疵,兩個渾圓的乳房上,一對翹翹的小乳頭通紅的像剛成熟的櫻桃,平坦的小腹下面,稀疏的覆蓋著一撇陰毛,分開修長的大腿,兩腿間粉嫩的陰唇像蝴蝶的兩片翅膀,微微張開著,乾淨而美麗。

眼前一切大大出乎蕭偉意料,本以為葉媚豐富的性經歷,會有暗紫的乳頭和深顏色的陰部,眼前的陰部不但粉嫩宛如處女,還是極品的蝴蝶逼,看來女神就是女神啊。蕭偉迫不及待的扶起自己粗大的肉棒,頂開兩片蝴蝶翅膀,對準陰穴準備插入。

「啊……」

蕭偉聽到葉媚一聲輕呼,看到葉媚用驚恐的眼神看著自己的肉棒,對於這種眼神蕭偉已經見怪不怪了,每個第一次和自己上床的女人,幾乎都會出現這種眼神。

「好大,你溫柔點,讓我先適應下。」葉媚輕聲說。

蕭偉用龜頭在陰道縫隙上下摩擦,潤濕了龜頭後像破處一樣慢慢插入,一直插到了陰道最深處,用自己的陰莖丈量了一下葉媚陰道的深度,當整個陰莖插入三分之二多一些時,龜頭頂到了花心,葉媚被頂的一個激靈,知道深淺後蕭偉開始熟練的抽插,三淺一深,九淺一深,片刻間就把葉媚送上了高潮。

隨後驚喜的發現,葉媚居然是多重性高潮的敏感體質,看著身下美女在一波波高潮中淫蕩的樣子,體會著極品蝴蝶逼高潮中小嘴樣的陣陣緊縮,聽著葉媚那獨特而淫蕩勾人的叫床聲,蕭偉感覺征服了葉媚的同時,也被葉媚征服了,那一晚蕭偉射了兩次,葉媚高潮N次,最後在葉媚的求饒中結束戰鬥,那以後,求饒是葉媚幾乎是每次性交的常用語,因為蕭偉那方面太強了。

「鈴鈴……」鬧鐘叫醒了葉媚,葉媚首先感到下體內脹脹的,一個堅硬的熱熱的東西塞在自己下體內,「這個壞蛋,居然一直沒拔出來。」

「蕭偉,我睡覺時你就一直這麼插著?」

葉媚對蕭偉一直直乎其名,從來不叫親愛的,老公什麼的,冷冷的,蕭偉卻感覺比其他粘人的女人稱呼自己老公親愛的更動聽,男人有時候就是這麼賤骨頭。

「嗯,親愛的,我還沒射,拔出來會很難受,可又不想讓你太辛苦,只好採取這種兩全其美的辦法了。」

「你是種馬托生的吧?怎麼性慾這麼強?是不是你以前的女人都被你在床上幹跑的?」被折騰了一晚,葉媚有些生氣了。

「親愛的,男人不只有性,還有愛,我是太愛你才會有這麼強的性慾,想時刻都佔有你擁有你。」蕭偉不光說,還用陰莖向裡面頂一下。

「嗯啊」葉媚被頂的叫了一聲,「快拿出來吧,上班真的要遲到了。」葉媚催促著,並活動著身體想讓插在自己陰道內的肉棍拔出來。

「可是我還沒射呢親愛的,這樣很容易生病。」蕭偉還想再插一會。

「愛射不射,本姑娘可不陪你玩了,再不拔出來以後再想進來門都沒有。」

蕭偉聽了不情願的把肉棒從葉媚陰道裡拔出來,這丫頭說到做到,蕭偉領教過,也許是真的很愛葉媚,家財萬貫的蕭偉對葉媚言聽計從,十分疼愛,除了床上。

匆匆忙忙穿衣洗面,葉媚沒像其他女人一樣化妝,簡單擦些護膚品,素顏開著蕭偉送的寶馬趕到工作的醫院。即使素顏,葉媚所過之處也都是男人停留的目光。

蕭偉躺在床上,看著自己脹脹的肉棒,上面粘滿葉媚的淫水,拿起電話拔出一個號碼,不時電話裡響起女人喂的聲音,「薇薇,你在哪?」

「我在家剛起床,昨天剛飛回來。」電話裡叫薇薇的女孩說,「阿偉,怎麼想起給我打電話?」女孩有點委屈的說。

「你等著我馬上去你家。」說完蕭偉掛斷電話,開車直奔薇薇家,之所以選擇薇薇,只因為薇薇住處是蕭偉眾多女人中離葉媚公寓最近的。

「叮咚」,薇薇沒想到蕭偉這麼快就到,開門剛想說什麼,蕭偉粗暴的把薇薇按到客廳沙發扶手上,讓薇薇雙手支著沙發扶手,撅起屁股,然後掀起薇薇的睡裙,一把將小內褲拉下,拔出自己沾滿葉媚淫水的陰莖,對準薇薇的陰穴用力插入,雖然薇薇的陰道有些乾澀,但蕭偉陰莖上葉媚的淫水起到了很好的潤滑作用。

「啊……」雖然蕭偉的肉棒薇薇的陰道很熟悉,但被這麼大的肉棒暴力的插入,還是讓薇薇叫出了聲。

蕭偉沒有像對葉媚那樣,一點不憐香惜玉,大力來回抽插著,發洩著在葉媚身上沒滿足的性慾。

「啊……啊……啊……」隨著陰道內肉棒的抽插,薇薇的淫水越流越多,開始從陰道口順著大腿向下流,「啊……你是不是……啊啊……剛從別的女人……啊……那過來?……啊……」蕭偉猛烈的抽動下,薇薇斷斷續續的問。

其實蕭偉剛把陰莖插入陰道時,薇薇就感覺到了蕭偉陰莖上有別的女人殘留物,而且用女人特有的敏感,聞到了女人淫水的味道,「為什麼……啊啊……不在那個女人身上滿足……啊……上我這來發洩。」

蕭偉並沒有理會薇薇的提問,雙手從身後伸到睡裙裡,抓住兩隻乳房,向後拉著然後用肉棒用力一下下的頂薇薇的陰穴,頂得薇薇雙手支撐不住,爬在了沙發扶手上,使得屁股翹的更高,蕭偉收回抓在乳房上的雙手,按在了薇薇小蠻腰的兩邊,向後拉然後向前頂,粗魯的近乎強暴。

「嗚嗚嗚嗚……」聽不出薇薇是興奮的哭出聲,還是被蕭偉粗暴的姦淫幹出聲,蕭偉用粗大的肉棒在薇薇的陰道內高速抽插著,發洩著。

「啊……蕭偉我恨你。」隨著一長呼,薇薇高潮了。

蕭偉感覺到陰道開始有節奏的收縮,淫水一股股往外冒,開始更加快速的抽插,感覺女人高潮時陰道收縮帶來的快感,每次都將陰莖完全拔出,再用力插入,高潮時的女人最受不了這樣,高潮正來著,突然陰道空了,興奮點剛降下來一點點,又被馬上插入的肉棒頂了起來,所以這樣插女人的高潮時間更長,幾十下後薇薇雙腿也支撐不住徹底癱軟了,蕭偉把薇薇抱到沙發上,將雙腿抗在肩膀上,用老漢推車的姿勢繼續大力抽插。

突然,薇薇脖子乳房上幾條淡淡的吻痕映入蕭偉眼簾。

「交男朋友了?」

「嗯……啊啊……是的。」

「被操過幾次了?」

「……請不要這麼說。」

「被操過幾次了,快說!」蕭偉用力的將陰莖插到最深處。

「啊~我說,啊~只有十幾次」

「什麼十幾次?說清楚。」蕭偉繼續用力插著薇薇。

「啊啊~被操,被操十幾次,啊~不要這麼用力。」

「射沒射到裡面?屁眼被操過嗎?」

「沒有射過裡面……啊啊……每次都帶套,我的洞洞只可以被你射,屁眼也只屬於你,啊……只可以被你操,啊啊……以後的老公也不可以。」

第二次高潮的來臨讓薇薇忘記了害羞,開始說起了淫蕩的話,「用力操我,啊~好舒服……別的男人肉棒好小,啊啊~只有你操我最舒服,射給我,操我,啊啊啊……」

隨著薇薇陰道的收縮,蕭偉也感到自己終於有要射精的感覺,正準備將陰莖插在最深處射精的時候,電話不適時機的響起,蕭偉一看號碼,一個頭兩個大,葉媚的來電。

葉媚曾經跟蕭偉約法三章,電話響五聲必須接,否則後果很嚴重,可現在真不是時候,身下的薇薇正在高潮中,身體扭的像條水蛇,自己也正在興奮點上,無奈想想上次沒接電話的後果,還是硬著頭皮接了電話。

「喂,蕭偉,你起來了嗎?」

葉媚還是那樣直乎大名,彷彿電話裡的是個不熟悉的人,而不是剛剛在床上插入自己身體讓自己高潮迭起的男人。

「嗯,我剛起來。」

蕭偉一邊說,一邊把陰莖插到陰道最深處,想固定正在高潮中來回扭動的身體,同時用另一隻手蓋住薇薇的嘴,阻止薇薇的叫床聲。可是高潮中的薇薇可不像平時那麼聽話,深入的肉棒更激起薇薇高潮的快感,開始在下面用力挺動腰身,嘴裡也不可抑制的發出嗚嗚嗚聲。雖然聲音不大,卻被葉媚敏銳的捕捉到了。

「什麼聲音?怎麼像叫床聲?」

葉媚的提問讓蕭偉驚出了汗,想把陰莖從陰道抽出來,高潮中的薇薇卻死死的抱著蕭偉不讓拔出來,「啊,我在看A片打飛機,早晨沒射自己解決。」蕭偉急中生智回答。

葉媚有些懷疑,電話裡女人聲不像A片,可是看下時間,半個多小時時間,這麼大的城市,蕭偉不可能這麼快就找到別的女人,而且昨天晚上也真的看A片做愛了,也就相信了。

「蕭偉不好意思,我今晚儘量讓你滿足。」葉媚感覺有點過意不去。

聽出葉媚沒懷疑,蕭偉放下心,插在陰道深處的陰莖也開始抽動,同時也拿開捂著薇薇嘴上的手,「好的親愛的,下班我去接你。」

電話裡傳來蕭偉聲音的同時,也傳來女人嗯啊的叫床聲,甚至有咕嘰咕嘰聲。看A片開這麼大聲,葉媚心理嘀咕,掛斷了電話。

掛斷電話後,蕭偉開始大力抽插,將肉棒抽到陰道口,再用力插回陰道最深處,一邊報復似的抽插,一邊問:「小賤人,剛才是不是故意的?」

薇薇已經從高潮中回過神來了,「不是,高潮中我真的控制不住。」

其實蕭偉也知道薇薇不會故意讓自己難堪,只是逗逗她罷了。這時蕭偉感覺自己龜頭開始酸麻,加快了抽送的速度,薇薇感覺到陰道內的肉棒彷彿又大了些,抽送的同時甚至能感覺肉棒一跳一跳的。

「阿偉,射給我,射到我最裡面,即使你跟別的女人操過不爽,可以過來射到我這裡面,即使我有男朋友,即使我以後結婚,也隨時歡迎你來操我,射給我。」

「啊~」蕭偉龜頭一麻,精液噴湧而出,一股一股射在薇薇陰道深處。

蕭偉將射精後的肉棒拔出,一股奶白色的精液跟隨陰莖一起,從陰道流出。

蕭偉起身,看著癱軟在沙發上的薇薇,俏麗的面容上流著幾道淚水,心裡有些憐憫。自己是薇薇的第一個男人,給薇薇破處落紅的床單,現在還整齊的疊放在薇薇的內衣櫃裡珍藏,作為空姐的薇薇,有很多人追,她卻明知自己是他眾多女人的一個,轉正希望渺茫,依然招之既來不離不棄,等了幾年才剛交男朋友。

蕭偉俯下身,輕輕親吻薇薇的香唇,「薇薇,下次飛法國把喜歡的那個包和衣服買回來,我給你的卡隨便刷不要給我省錢,你結婚我一定送你個大嫁妝。」這一刻,蕭偉感覺只有這樣才能平息一點自己的愧疚感。

醫院裡,掛了電話的葉媚還在回味電話裡的聲音,昨天看的色情片裡,叫床聲印象不深刻,可是裡面好像沒有那麼明顯的「咕嘰咕嘰」聲啊。正在發呆中,身後一拍嚇了葉媚一跳。

「發什麼呆呢?還在回味昨晚的激情時刻呢?」原來是同事加好友曉露。

「死丫頭,說什麼呢不害臊。」葉媚臉紅了一下。

「我才不害臊呢,我昨晚安靜的睡大覺,不像某些人,被男人折騰一晚沒精打採的。」

「胡說什麼,誰被男人折騰一晚上?」

「當然是選遠在天邊近在眼前了,帶個熊貓眼上班,沒精打採的哈赤連天,本姑娘也是過來人,有過這種體會,明顯被折騰了一晚上沒睡好的結果。」

聽曉露說的頭頭是道,葉媚不知道該怎麼反駁,只好默認的說:「去去去,就你知道多,被男朋友弄怎麼了,也不丟人。」

「什麼弄啊,是操吧?別整文明詞了,做都做了還怕說?」曉露不依不饒的說。

「哎呀曉露,你現在怎麼越來越不嫌害臊呢!」

「明騷不算騷,暗騷才算騷,誰剛才電話說今晚儘量滿足你了,嘻嘻!」

暈,原來剛才電話被這丫頭聽到了。

「怎麼被操了一晚上還沒滿足姐夫,是姐夫太強還是你太弱啊?」

「死丫頭整天操操的掛在嘴邊,盡關心這沒用的事,當心將來沒人要。」

「哈哈哈,我沒人要?備胎排一排呢,本姑娘想要了一個電話,一星期床上男人不帶重的。」

葉媚當然知道曉露和自己不一樣,自己只跟男友上床,曉露看上就上床。

「昨晚你怎麼那麼本分,安靜回家睡覺?」葉媚問。

「前幾天總感覺不過癮,就找了兩個一起開房玩3P,兩個王八蛋估計是吃藥了,輪流幹了我一晚上,他媽的說好了必須帶套,結果後來都射裡面了。」

「活該,那麼多男人還不滿足。」

「滿足什麼啊,都是早洩的貨。」

「不可能,這麼多男人都早洩,是你需求太旺盛吧,你這樣的女人就得蕭偉這樣的男人治你。」

說出蕭偉的名字葉媚有些後悔,跟曉露說這樣些幹嘛啊,是變相誇自己男朋友性事厲害,還是自己性方面不行啊。而且現在防火,防盜,防閨蜜,果然曉露聽後來了精神。

「姐,你跟我說說,蕭偉到底有多厲害,陰莖有多大?一次能做多長時間?能把你操成這樣。」

「你關心這幹嘛啊,想試試?」

「問問不行嗎?人家什麼事都告訴你。」

「那都是你自己主動說的,我可沒問你。」

「不告訴我是吧,我現在找個男醫生給他看我手機裡的裸體美女。」

「啊!回來!」

曉露手機裡自己和前男友的性交照片一直是她要脅自己的利器,雖然都是沒什麼惡意的要求,就是什麼請吃飯了,替個班了什麼的。都怪自己住醫院宿舍時,和前男友在宿舍裡嘿咻,幹的太忘情,沒發現下次班回來的曉露,曉露躲在門口看了現場直播不算,還用手機拍了視頻和照片,更經常當著葉媚的面,在上鋪把手機視頻聲音開最大,一邊看視頻一邊手淫,下鋪的葉媚聽著自己的叫床聲,羞愧難當。這會曉露又拿照片威脅自己,只能老實交代。

「蕭偉陰莖是我見過最大的,甚至不像亞洲人,見過歐美色情片裡的大肉棒吧,幾乎就那麼大,像小孩胳膊似的。」

「啊?」曉露驚訝的咽了口口水。

「不止是大,他持久力也特別強,每次都要插很長時間才射,蕭偉幾乎算是完美的好男人,就是這缺點讓我有些吃不銷,以後真要是結婚,我肯定是滿足不了他,那他一定會去找別的女人,我就怕這樣。」

「這,還算缺點?」曉露表情有些誇張。

「別的女人攤上不知怎麼性福呢,你真是浪費資源。」曉露鄙視的說道。

「就你不浪費資源,還沒結婚呢,射在肚子裡的精液都夠洗澡了,以後誰娶你誰吃大虧。」葉媚笑說。

「這世上最好玩的就是人玩人,不管男人還是女人,趁年輕幹嘛不多玩幾個男人啊,前幾天陌陌吊上一個高中小處男,嫩的能出水,摸我乳房的時候手抖的不停,蛋蛋發育的也還可以,不算大也不算小,我把腿分開讓他看我妹妹,眼睛瞪的快要掉出來,小弟弟立馬立正敬禮,讓他插找不倒洞口,我扶著放到洞口才塞進來,估計這小子也看過A片,進來後知道來回抽插,沒幾下射了。我讓他親我乳頭,年輕就是好,沒兩分鐘又硬了,繼續讓他插,時間長了點,後來他射了我就用手擼,用嘴舔,弄硬了就騎上去插進來,射了就再用手用嘴弄硬,再騎上去插進來,一晚上弄射了六次,後來射的都是清水了,哈哈,怎麼擼都不硬了,才放那小孩走,不知道能不能給這孩子弄出心理陰影,哈哈哈!」曉露得意的笑起來。

「這麼玩十幾歲的男生,弄出心理陰影事小,就怕你給人家孩子弄廢了,第一次就射那麼多次,你也太壞了。」葉媚有點擔心。

「我壞?葉子姐你也是高中的時候被男人弄了吧,那些男人就是想玩我們身體,玩我們陰道,為了自己爽甚至不帶套射裡面,不管我們能不能懷孕,他們比我們壞多了。」

曉露有些憤憤不平,葉媚也沉默了,第一次也是她埋在心底最深處的痛,葉媚也知道,曉露之所以今天這樣,也是第一個男人造成的,都是自己很年輕很天真的時候,被大自己很多的男人花言巧語,騙走了貞操,曉露甚至多次流產。

「曉露,那視頻和照片刪了吧,萬一你手機丟了流傳到網上就麻煩了。」

「才不刪呢,我還要當自慰時候的興奮劑。」

「你?」葉媚氣的有些臉紅。

「網上那麼多,歐美亞洲夫妻自拍都有,幹嘛非要用我的?」

「那不一樣,這個多真實啊,平常跟我一起工作時的端莊淑女,被男人插的時候那麼淫蕩,看著特別興奮。另外葉子姐,你的屁股好白啊,嘻嘻嘻!」

「你還說?」

葉媚拿起登記本要打曉露,曉露起身跑到辦公室門口,又繼續說到:「還有啊葉子姐,你口技也很好,吃男人肉棒像吃棒棒糖,嘻嘻!」說完一溜煙跑了。

「你站住!」葉媚羞的滿臉通紅,可是曉露早跑沒影了。

喜欢就顶一下!!!

0 0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