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姪与叔父

音乐依然回荡在空中,那种音乐好像不是美晴平常所爱听的,因为叔父曾听美晴说过,她最讨厌三波春天的歌曲,而现在正播放著三波春天的民谣。

叔父以前是喝廉价的威士忌。后来由于收入渐增,才开始喝上等的洋酒,直到有一天,他偶然间再喝往日所喝的酒,才发现到这种劣质的酒当初是怎么喝下去的。

这世界上虽然有那么多的女人,可是在叔父看来女人又太少了,这是说值得一睡的女人没有多少了。

那天晚上他只穿着袜子,在冰凉的水泥地上跑到他停放汽车的地方然后开车回去。到了第二天,叔父来到美晴的住处取回皮鞋,自然他又抱了美晴一次。

在做爱的时候,美晴不断地抖动着身体,她是一个性欲极强的女人,而且每次不同的味道,那东西里的紧缩力也不一样,里面含吮的力量有时候强有时弱,有时感到如虫在蠕动,有时感到好像什么东西在弹动似的。

到了第二天早上,叔父依稀能够感觉美晴的粘液似乎在他的东西的头部轻轻拨动。当然,叔父已感到满足,他不动声色离开房间,而美晴犹如昏倒似的静静躺在床上。

美晴是不可能一下子苏醒过来的,如果有人潜入她房里,她一定会被强暴。若是有人故意在屋外窥视,当看到男人步出房外,心想:“好!机会来了!”就开门走进去,自然美晴是毫无抵抗力了。美晴也许正在等待这种机会,并欣然接受不速之客的求爱呢!

叔父突然兴起一股念头,他想:“我也试试看!”

事实上,叔父非常想把住在房间对面的女人弄到手。叔父的房间是在公寓的四楼,在他房间对面房间里,住着他想要的女人。就是说他不要曾与他发生过关系的女人来烦他、找他,像块橡皮糖般的粘个不停。所以叔父观察这个女郎的个性,已达半年之久,她是在七、八个月前搬来此地的。

叔父的的房间设有鱼眼镜,虽然中间隔着一道走廊,但每当对面开关房门时,就会有一阵振动的声音传到叔父的房里。那时叔父就会从鱼眼镜看过去,女人不是刚要步出房门,就是要进入房间。

 

这个女人大概二十岁左右。“最好还是不要吧!”叔父每次都这样想。

她经常拿着公文之类的书夹,不知道她是什么职业,叔父想了许久依旧猜不透。她有时中午出门,也有时傍晚出门,但总是到深夜才回来。叔父想她可能是在什么俱乐部上班,但从她朴素的外表看来却又不像。

她不是穿着秀气的衣裙、洋装,再就是洒脱的穿着衬衣和牛仔裤。但是不管她是穿什么衣服,手里必定拿厚纸板的书夹,若是在俱乐部上班的女人,怎会带这种东西上班呢?

她在房里时,通常都能听到有音乐的声音,而且必定是英文或法文的流行歌谣。

在一个秋天的夜晚,叔父跟她邂逅于电梯前。这个女人可能尚不知道叔父是住在她对面的房客。

“你是住在我房间对面的那个人吧!”

“嗯...”

女人有着小麦色的健康皮肤,她红著脸回应着,仿佛是知道叔父似的。

“我时常看到妳,我觉得妳长得很美丽,因为我们是邻居,所以我认为最好不要过于亲近,妳是怎么认识我的?”

女人的脸颊愈来愈泛起绯红的红晕。也许这女人在听到对方开门的声音时,也偷偷从鱼眼镜注意叔父的举止吧。

她的头发没有烫卷,直直披挂在肩膀上,她眼睛的白眼球部分带有一丝淡淡脂粉的光泽。

在步出电梯之际,叔父向她说了一声:“晚安。”

女人也附和著说:“晚安。”

叔父把自己房门打开没有关,这样就可以看见女人的房门了。现在正是到了不需要冷气或暖气的季节。叔父除了每两周和亚希睡一次,每一周抱一次美晴之外,也偶而沾沾其他的女人。

叔父一进入房内就开始脱下衣服,他的房门依然开着,当他朝向门口脱下短裤之后,他就进浴室洗澡。他并不担心有小偷进来,进来就尽管进来,反正没有什么东西偷走了会影响到生命的。

他洗澡后用一条浴巾裹住身体,对着女人的房间伫立。他为了加强硬度,就用自己的手。恍惚之间,他觉得它可爱无比,不但具有黑色光泽,且向上挺拔。如果这时候那对面房里的女人,能从鱼眼镜在看就行了。

女人的房内正播放著英语流行歌,是一曲有磁性的男人歌声。

叔父靠坐在沙发上,然后用手抚摸自己的部分,它笔直地向上挺立起来。过了片刻他就把门关上,并顺便从鱼眼镜望了一下对面的房间。宛如事先约定好似的,对面的房门缓缓地打开了。

叔父暗地惊喊一声,只见到光亮的房内闪动着一个浅褐色的裸体女人,她背着房门向里面走去。女人跟他刚才一样背靠着沙发而坐,大瞻的展开那双修长的双腿,然后也开始抚摸那个部分,从鱼眼镜看过去,似乎比实际的距离远了许多,同时看起来有圆圆的感觉。

叔父心想:“她方才一定是在看我。”

她大概刚才看见了叔父裸露的身体刺激起兴奋,想还以颜色就故意也展现自己的身体让叔父看看。不仅如比,女人的胸部比叔父所想像的还要丰满。如今只要是能立即飞奔进去,冲进里面去就行了。

这时候叔父的整颗心变得七上八下,快要分辨不出东西南北了。她又抱着两手举起放在头上,浓茂的腋毛 立即显露出来。她的双手好像要拢起长发似的,在那里摆动,然后忽然把一只手伸向那敏感的部位,用手掌开始揉抚,她张开嘴唇,眉宇间顿时流露出似痛非痛的表情,额上有几道皱纹忽隐忽现著。

叔父心里想,依照她的动作来判断,既使算是演技,也可确定她已燃起了春情。于是他打开刚关上的房门,进入女人已开的房门,然后他把门反锁。

裸身的叔父,将脸对着女人张开的大腿间伸了进去。

“哎呀!你...”女人虽惊喊了一声,她的双手却搂住叔父的头,用力地向自己的腿间压下去。

女人的部分已经湿润,叔父闻到过去从没有闻过的味道,那好像是菊花的花香。从她的嘴里再度讲出一句“不要”,嘴巴虽这么说,她两腿间的角度开得更宽,她也不推开叔父的头,只是一直用力往内压。

叔父开始使用灵活的舌头。她的溪谷间春水粘粘的,似菊花的味道也愈来愈强。叔父心里正在盘算,该把她放倒在沙发上呢?还是抱到床上呢?当然,在床上玩起来是方便多了。

他温柔地拉住她的手说:“我们到床上去吧。”

女人蠕动着嘴唇似乎要说什么,一付欲言又止的样子,用哀怨凄迷的眼神凝视叔父,然后才向床舖走去,并且还柔顺的躺下来。她那双好像刚哭过的眼睛,不停地盯着叔父看。

这女人的乳房是属于富有弹性的南国女郎般的乳房。女人用双手紧紧抱着叔父的头,开始搔抓着他的头发。同时也开始叫“啊!”的呓语,她又忽然断断续续的抽蓄起来,似乎她已忍耐不住快感的刺激。

叔父蓦然发现女人腋窝下,长有豆粒般大的东西。

“是小乳!”叔父自言自语着。

如果不仔细看的话,是无法发现的,那豆粒大的小乳好像是被蚊虫盯到的小肿块,从左右两侧都有的情形判断,那无疑的是小乳了。他的舌头就转到小乳上。明显地,那地方有性感带,因为她又开始呜咽般的抽蓄起来。

他拨开她的臂,舌头缓缓移向腋窝。她的腋窝有浓密的腋毛,微微有股狐臭,对她来说,却非常的适合。

每当叔父的手触及到她腋窝下凹陷的性感地带时,她的身体会弹幌不已,叔父并听到从她嘴里发出“啊!”的声音。

叔父还看见她用张开的手把头下的枕头拿掉,因为她在挺动时,枕头会妨碍她的动作。她的手放开枕头后,就开始抓床单。此时叔父想起还没有和这女人接吻,就把嘴移到她的脸上,压在红晕而稍现浮肿的嘴唇上。

“我为什么每次都能遇到这么出色的女人呢?”

叔父忽然萌起向上帝致谢的念头,这时女人的舌头也渐渐卷吸过来。她嘴里也充满一股清香的菊花味。然后,叔父一下就把嘴唇转向女人的下体,轻轻地在突起的地方弹弄。

弹弄突起的部位有三种方法。一是使用鼻头,二是使用下嘴唇,三是使用舌尖。

他把三种方法都运用在那突起的部位上,于是大概发现她啜泣般的声音最强的时候,是在运用下嘴唇弹弄。

“啊!不要...”

“还说不要,已经这样湿淋淋了。看,进去了!”

“啊...不要...饶了我吧...”

深深的插入后,叔父放松身子,就开始抽插。

“唔...”

每当深入时,女人的上身就向后挺。这时候叔父觉得自己的全身,有火烧一样的热。女人!再也不会放开妳了,以后要变成我的女人...

从衣服上抓住乳房,用全力向上挺起肉棒,深深进入到根部时,女人在床上颤抖著身体。

“啊!”

“好吗?有感觉了吗?”

从衬衣的下面伸手进去,直接摸到乳房,丰满的乳房在手掌里蠕动。

“女人,妳的乳房很美!”

“很好!妳吸吮功夫明显进步。”

她也会在刹那间,感染到阳具兴奋的悸动,自己也莫名需要起来,女人会忘记本身的立场,陶醉在激情绮梦中,她用脸颊磨擦阳具,嘴内的家伙不时游移,她谒尽所能忠于职责。

“太美了!”

男人的大肉棒被女人侍奉得无微不至,她眼睛余光瞥见男人充满愉快之脸色,部下投其上司之所好,道理是理所当然。男人在她用心挑逗下露出欣慰的微笑,我的家伙仍旧活力充沛,展现无穷精力,它没有因岁月磋跎丧失它的机能,毕竟我还年青。

“脱掉衣服!用妳丰满的酥乳。”

女人剥掉自己上半身,衣服里面没有配戴胸罩,她浑圆饱满的二颗酥乳赤裸弹跳着。她用手捉著一对酥乳依偎在男人鼓涨阳具上,用乳沟摩擦著,它对男人有着兴奋无比的吸引力。

“好棒的酥乳,插的家伙真舒服。”

“舒服。”

她的举动是多么令男人欢悦,她感叹自己为何要做出卖肉体失去灵魂事情,两只手却依旧捉著酥乳,让狭窄的乳沟强力挤压着男人的阳具,酥乳在这动作中,从对方的欢乐反应里传得快感。

“酥乳功夫真好!弄的它好快活。”

他瞇着眼睛抚摸女人秀发,同时亦不忘酥乳的功劳慰勉有加殷勤回报,女人酥乳就在男人撩动后涨的更硬更挺,二颗乳首花蕾更末忘情娇艳抚媚娓诉衷曲。

“舒服...我要射精了...就在丰满酥乳上...”

“不...不能出来。”

她连忙把乳房挪开男人阳具,身体依偎在他的怀里,她要转移男人刺激情绪,在她认为最需要地点发射。

“不要射...在酥乳...”

“那要射...在那里?”

“你好讨厌...绅士是明了女仕需要的。”

女人直接用积极的荡语说出内心话,她渴望男人能马上采取行动,抑止她下部浪穴的骚痒难耐,浪水泛滥湿漉漉了一大片,她心跳加速呼呼急促,她的腰主动晃摆对着男人挑逗,浪穴早已妥备门户大开,男人也配合她的需要,自持着鼓涨的阳具插穴,在冲撞不得其入二、三次后,终于把家伙贯入女人浪穴里。

“啊...舒服...”

她感受到阳具深入后,喉咙发出满足的声音,肉与肉摩擦结合是这样扎实,本来女人做这种事是因为男人赠予金钱,不是出自内心的喜悦,现在她早已忘掉报酬多少,她祇知道燃烧起的欲情不能烧熄,他在插穴时不忘女人酥乳,手不停抚着它的饱满,他的腰扭动着。

“舒服!插的我好爽...”

她的头发散乱飞扬,今天头发是刚吹整齐的造型,如今它早已乐得忘形,她扭动腰部迎合阳具抽送的速度,叔父对女人行径是大略了解,她在激昂时刻就是企盼男人雄纠威武的阳具捣穴,他想改变一下进攻的方式。

用手强力挤压女人酥乳,二颗花蕾经手指紧捏拉弹,然后在它颤抖中手指不断的游移,他要让骚荡的女人尝受新的折磨,把她本能的性饥渴扩散出来。

“痛...好痛...”她的酥乳花蕾传来一丝痛楚,瞬间又化成一股快感电流袭到全身。

“啊...弄得...爽极了...”

原来她在揉捏中夹带痛苦,不久又在手指牵引下兴奋非常,她陶醉的扯开紧蹦的双唇,男人的嘴唇附上淹没了它。热烈接触后,他的嘴唇离开它,他用左手在酥乳花蕾撩弄,右手伸到女人下体,阳具在浪穴里冲刺,右手就顺署浪穴和屁眼间的沟槽强力猛磨,在手指动作下,她情绪激荡的好高。

“对...舒服...”

隔着一层薄皮,他清楚的了解女人,这个地带是她最敏感地方,也是令她发痛窒息的所在。

“舒服...对!爽死了,撩到我...最喜欢...”

在男人攻击中她欲火沸腾,男人和女人敏感器官激烈冲撞结合是多么迥肠荡漾,这真是刺骨铭心,一切游戏里得到他俩想要的欢乐,情绪上扬的好高...他抵不住体内的热潮,将迸出一股浓郁的精液。

“啊...出来了。”

“还...不要。”她虽如此说,她亦和他达到升华境界。

“好...舒服...”她的头仰首摆晃了一、二次,强烈浸蚀到她内心深处。

“好...极了...浪穴被插死...我也愿意...”她娇啼轻出,女人的淫语在男人耳际响起。

龟头前端光亮无比,她将迎着它的滋润,她陶醉闭着双眼,嘴巴含着阳具,手上下不停抽动。

“舒服...我会出来。”男人阳具任凭女人摆布,她一心一意祈待它的来临,心无旁鹜。

“啊...”他尖喊声扬,从阳具前埠喷出浓郁精液。

“我...来了。”她的嘴吮著阳具,感受精液到来。

精液在她口中散发出来沾到她的嘴唇,它一次次的喷洒,她的右手不断挤压阳具根部,精液从口中溢出来,白色的精液喷的女人满脸都是,男人气味充斥。

“舔它、吃它...好好的品味佳肴。”

“喔...”她把嘴唇张开伸出舌头,在她自己脸上搜刮。

“好喜欢,真可口...”她把浓郁的鲜乳吞入自己腹底。

喜欢就顶一下!!!

0 0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