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入虎口的邻家娇妻

文秋和丈夫都是普通工人,结婚后两人住在文秋单位分的一间六楼一室一厅的小房里,生活虽不富裕,但感情融洽,文秋始终觉得十分幸福,每天早起晚睡,把屋子打扫得干干净净。

这一天,是文秋休班,丈夫一早去了工厂,她躺在床上琢磨著该打扫一下卫生,就翻身起来,说干就干,忙活起来。

文秋打扫完屋里,打算擦擦门,就端了盆水开门出来,一不小心将门锁上。这下文秋犯了愁,钥匙忘在屋里了,更难堪的是,由于天气热,文秋只穿了件连体的睡衣,连内衣内裤也没穿。

“这可怎么办呢?”文秋想,总不能一整天都呆在外面吧。“给老公打个电话吧。”文秋想。

但自己穿这样子,怎么下楼呢?

文秋往对门看了看,对门住着一对中年夫妻,不知女主人在不在家。

文秋鼓起勇气,按响了门铃。

门开了,是男主人,一位30多岁的高大男子。

文秋脸一红,毕竟下身还光着,只得硬著头皮说:“对不起,我是对门的,钥匙忘在屋子里了,能在您这儿打个电话吗?”那男的十分客气,连忙请文秋进屋。

邻居家是三居室,比较气派。电话在卧室里,男主人把文秋领到电话旁,随即退了出去。

“嘟……”单位电话占线,文秋一阵烦躁,只得扣下,丈夫没有手机,只能等著。

男主人端来一杯咖啡,文秋连忙道谢,问道:“您贵姓,太太不在吗?”“叫我苏利吧,我太太在外地工作。”“噢。”文秋想,“怪不得没见过他太太。”喝了一口咖啡,继续拨号。

苏利退了出去,但并未走远,文秋玲珑的背影吸引了他的眼睛。他细细欣赏著,这个女人真是天生尤物,身材那么美妙。他有了一股冲动,太太在外地大半年,自己已经好久没尝到女人的滋味了。电扇的风吹过,文秋睡衣掀起一角,露出白嫩细腻的大腿和小半个屁股。

“哦!”苏利看清了,“原来她没穿内裤。”夏天,女人在家不穿内裤也不奇怪,但这样子来到邻居家就危险了。苏利想着办法,“怎么才能把她抱上床呢?”依然占线,文秋只得放下电话,对苏利说,“总占线,算了。”

苏利说:“要不,等会儿再打,坐会儿吧。”文秋想,只得如此,就随苏利来到客厅,面对面坐下。文秋紧紧并著双腿,唯恐被对方发现自己裸露的下体。 苏利装作未曾觉察,两人一句一句地说著闲话。

文秋这才知道,原来苏利是位有名的化妆师,曾为多部电视剧的女主角化过妆,自己看电视的时候还曾赞叹过化妆师的水平,没想到是自己的邻居。

苏利拿来一些剧照,站在文秋的身后讲解,这部戏是什么时候拍的,这个女主角是怎么化的……文秋听得津津有味,忘记自己只穿着睡衣。苏利则透过文秋的领口看到两个又白又大的奶子。

“原来胸罩也没穿。”苏利想,“奶子这么大,性欲肯定也很强。”看完剧照,苏利坐回原处,讲解著化妆的技巧。文秋听得更加入迷。

苏利说:“其实,您的脸型化化妆比那些女人好看。”文秋心中欢喜,嘴上却说,“怎么会,不可能的。”“真的!”苏利认真地说,“不信就试试。”文秋心中一动,她真想试一试。只是让陌生男人给自己化妆,还有些不好意思。

文秋犹豫着,苏利已经拿过化妆箱,“您要是不化妆,简直是我们化妆界的损失。到这儿来。”文秋被赞美,心里高兴,不知不觉地随着他来到化妆间,把打电话的事忘得一干二净。

苏利的化妆间占了整个屋子,摆满了化妆品。文秋惊奇地看着这一切。

苏利让文秋坐到化妆椅子上,这种椅子比较高,很像过去理发店用的椅子。椅子对面是落地的大镜子。文秋坐下后就发现,镜子直接照到自己的大腿根部。

她猛然想起自己还裸露著下身,想回去,又不知该说什么,只得紧紧并住大腿,双手又紧了紧衣领。

苏利一边和文秋聊天,一边给文秋编头发。苏利见多识广,谈吐幽默,让文秋很开心,完全忘记戒备。

头发编好后,果然非常漂亮。文秋陶醉在自己的美丽中,心想,等丈夫回来一定让他大吃一惊。

苏利要给文秋做面膜,让她闭上了眼睛。他又把椅子后仰,让文秋面向天花板。

这样文秋就看不到镜子里的情形了,而苏利的眼睛却立即向镜子望去。镜子里的文秋,睡衣下摆缩到膝盖以上,露出丰满的大腿。苏利甚至可以看到她的阴毛。

“头向后仰……再仰……”苏利引导著文秋。文秋的头部向后,臀部却要逐渐向前,镜子里的阴部更清晰了。

苏利还不满足,他借机会将文秋的睡衣又向上搓了搓,这次不必看镜子,文秋的阴部已经完全暴露出来。苏利的下体已经一柱擎天。

面膜做完后,文秋睁开眼就看到镜子里自己裸露的身体,大惊,立即明白苏利不怀好意,自己的身体已经被他看了个够。

文秋想站起来。

苏利突然按动电钮,椅子扶手立即窜出两个钩子,死死扣住文秋的双手手腕,“想走,没那么容易。”“你干什么?!”文秋大惊。
“干什么?嘻嘻……你不穿内裤,也不戴乳罩,就来我家,这不是明摆着要勾引我吗,我干什么,你不会不明白吧。”

苏利露出一脸奸笑,“我可要好好享受享受了,不能辜负了你的一番好意。”文秋吓得花容失色,“快放开我!”使劲挣扎,却一点办法也没有。

苏利转到文秋面前,笑嘻嘻地对文秋说,“看你往哪儿跑。”文秋知道挣扎是没有用了,只得苦苦哀求,“大哥,你放了我吧,我老公一会儿就回来了。”“是吗?他下班还早呢!”苏利笑着说,“好好伺候我,我舒服了就放你走。”说完,双手摸上文秋的大腿,并把睡衣向上撩著。

文秋连连喊叫,双腿胡乱踢著。苏利双腿夹住她的大腿,随手拿过一把剪刀。

文秋惊到:“你干什么?别剪我衣服。”苏利不听,几下将她的睡衣剪开,脱掉,露出迷人的肉体。 苏利咽了咽口水,赞美道:“真是漂亮啊!”文秋满面羞红,连声喊叫。自己的身体还没有别的男人看过,只属于丈夫。

苏利开始抚摸。

文秋叫道:“快放开我啊,我要告你强奸!”“嘿嘿!”苏利冷笑着,“你去告吧!是你自己光着身子来到我的家,我还说是你勾引我呐!”“你……”文秋气得无话可说。

苏利继续恐吓,“告我?不仅警察不信,你老公也不会相信。”文秋心中一惊,不错,自己这样子来到他家,真是跳到黄河也洗不清。丈夫平时就心眼小,如果知道……文秋不敢再想下去。

苏利迅速脱光了衣服,阳具已经高高耸立。他坐在文秋的大腿上,左手摸着她的右乳,嘴巴亲吻着她的左乳。

文秋奋力挣扎,但渐渐感到意乱情迷,下体控制不住开始湿润……苏利仍在疯狂地允吸着她的乳房,双手也上下抚摸。文秋的挣扎越来越无力,口中开始发出低低的呻吟。

苏利见时机已到,把文秋的臀部向外拉了拉,抬起她的双腿,看看她的阴户,笑到,“都湿成这样子了,还假正经。”阳具“扑……”的一声插了进去。

“啊……”文秋惨叫着,知道自己被强奸了。

苏利大口大口喘著粗气,毕竟已经半年多没有尝到这种滋味了,何况文秋又是那么楚楚动人。

他使劲抽送著,大鸡巴进出阴道十几下就控制不住了,一泄如注。

苏利伏在文秋身上,文秋知道他已经在自己的阴道里射精,感到屈辱万分,同时又有一丝庆幸,他射精了,自己不必受更多的凌辱,但也担心因此怀孕,毕竟他不是自己的老公。

“你……”文秋低声道,“可以放我走吗?”文秋担心自己被他长期囚禁,只希望逃出去,然后再报仇。

苏利也不是傻瓜,不玩够文秋,他是不会放人的。

“求求你,放过我。”文秋哀求着,“我已经被你……你放过我吧。”苏利倒在沙发里,不再理会文秋的哀求,静静地欣赏着她的美妙肉体。 文秋无地自容,只有默默等待。

过了一会儿,苏利站了起来,文秋知道自己又将被奸淫,心中盘算著如何骗过他好脱身。

苏利又来到文秋面前,上下抚摸。这次文秋不再挣扎,她知道这些都没用。

苏利说:“你让我舒服了,我就放你走。”“你……”文秋说,“你……要怎样?”“跟我到床上去吧?”苏利无耻地说。 文秋心想,不如先让他放开自己,再寻找机会,就说:“好,你放开我……我……我就答应你。”“答应什么?”苏利笑嘻嘻的问。

文秋说:“你……你想怎样就怎样。”“你说清楚,我就放你。”苏利如同抓住老鼠的猫,极尽戏弄。

文秋没办法,只得说:“你放开我……我就让你舒服。”“怎么让我舒服?”“ 苏利说。 “我……”文秋实在难以启齿,但转念一想,必须让他放松戒备,否则自己难以脱身,就低头说:“我们……到床上去……”声音比蚊子还低。

“噢!”苏利说,“这可是你求我到床上去的。我可没强迫你。”文秋低声道:“是……是我……求你。”“到床上去干什么?”苏利说。 “去……”文秋断断续续地说,“去……做……做爱。”“你愿意和我做爱?”“是……我……愿意。”“愿意让我肏你?”“是……我……愿意。”“愿意干什么?说清楚!”

文秋无法,只得忍辱说道:“我……我愿意让你……肏我。”“你愿意怎么肏?是从前面,还是后面?”文秋想,从前面他可能会不放开我,就说,“我愿意从后面。”“哈!”苏利笑道,“怎么女人都喜欢这样!为什么从后面?”“因为……从后面舒服。”

为让他尽快放开自己,文秋又补充道,“后面……插的深。”“你让我用什么插你?”文秋看到那把剪刀,心想他一放开自己,自己就抓起剪刀护身,就说:“用你的……那个……插我。”

苏利的阳具慢慢竖了起来,他用手端著,说:“是这个吧?”文秋看了一眼,立即转过头,说:“是。”“你亲亲它,好不好?”苏利问。

文秋一阵恶心,心想,他敢伸过来,我就一口给他咬断。

苏利很狡猾,说:“你不要想着把我咬断,你的手还绑着,你逃不掉。”文秋心中一惊,“是啊,怎么脱身呢?”苏利的大肉棒伸到她的嘴边,“吸啊!”文秋犹豫着,还是张开小嘴轻轻亲著。

“啊……”苏利发出愉快地呻吟,“张大嘴!吞进去!”文秋感到一阵屈辱,尽管丈夫有过要求,但自己从未给丈夫做过这些,没想到要给一条色狼吸阳具。不满足他,他不会放了自己,怎么办?文秋终于决定,忍辱讨好他,张开了嘴。

苏利几乎坐在文秋胸部上,大肉棒伸进她的嘴里。 文秋闭上眼睛吞吐著……吸了一会儿,苏利满足了,翻身下来。

文秋说:“到床上去吧!我……我受不了了。”苏利笑了,摸了摸她的阴户,果然湿湿的,说:“你想要我?”“是……”文秋装出欲火难熬的样子,“快插我吧!”“走,到床上去!”苏利连人带椅子抱了起来。

文秋“啊”的一声惊叫,她本来以为苏利会解开自己手腕上的锁链,没想到他没上当,力气那么大,连声叫道:“快放开我啊!你干什么!”苏利轻轻放下椅子,笑道:“别急,美人!我这就放开你。”来到床前,苏利果然放开文秋,文秋立即就想逃。

“等等。”苏利说,“你就这样光着身子出去?”文秋怔住了,是啊,就这样出去,怎么见人。刹那间,苏利已经抓住文秋,抱起来扔到床上,翻过她的身子,从床头又牵过两条锁链,将她双手扣住。

文秋连挣扎的机会也没有,只得乖乖地趴在床上。

“我们已经到床上了,从后面干吧?”苏利笑嘻嘻地说。 文秋又惊又怕,自己费劲脑汁想出的办法居然一点用也没有,还是轻易地被捉住,心中泄气,说:“你要怎样?””

苏利说:“满足你呀!你不是受不了了嘛。”文秋羞愧无言,知道自己难逃再次被强奸的命运,不禁流下眼泪。 苏利说:“不许哭!不然我永远锁着你。反正没人知道。”文秋心中一凉,这才是最可怕的。“他会不会杀了我?”文秋想,“只能见机行事了。”

苏利摸索著文秋丰满的臀部。文秋浑身颤抖,怯怯地说:“大哥,你放了我吧!我……我已经被你……占有过一次了……”“那不更好!”苏利说:“轻车熟路了!”命令道:“把屁股翘起来!”文秋想,“不答应他,恐怕他不会善罢罢休,反正已经有过一次了……”文秋微微翘起了浑圆的臀部。

“翘高点!”苏利说。 文秋只得跪在床上。

苏利翻身上床,跪在文秋身后,双手抚摸着她的屁股,顺着股沟摸到她的阴户,轻轻拨弄著阴核。

文秋平时就怕被丈夫摸这里,一摸就流水。今天,被苏利摸了片刻功夫,阴户立即湿漉漉的。

“好快啊!”苏利赞叹著,挺起阳具插了进去。

文秋“啊”的一声尖叫,为自己所受的侮辱尖叫,也为阴户传来的快感尖叫。

这次苏利有了准备,肉棒直插文秋的花心,发出“扑扑”的撞击声。

文秋逐渐感到快乐,虽然知道这不是丈夫,但下体的快感还是让她忍不住呻吟。

“啊……啊……噢……唔……”文秋的叫声鼓舞著苏利。苏利下体用力猛插,他要征服这个女人。

“啊……啊……”文秋叫道:“轻一点……啊……我……我不行了……你太用力了……”苏利放慢节奏,问道:“舒服吧?”文秋只得满足他,“嗯……”“说话!舒服吧?”“舒……舒服……”文秋虽然不大愿意回答他,但阴户传来的舒服感却是真的。

“我插得好不好?”“好……啊……”“喜不喜欢我的大鸡巴?”文秋想,不如彻底满足他,好让他放了自己,就说:“你……你的鸡巴好大……插得我……好舒服……我……我好喜欢……”“愿不愿意我天天插你?”“愿意……你插我……啊……”

苏利笑嘻嘻地说:“你比我老婆强多了,我真没肏过这么舒服的小屄。”文秋心中暗骂他无耻,嘴上却说:“我也是……你的……好大啊……”“我的什么大?”“是……是你的鸡巴好大……啊……”“我的鸡巴还会自己动呢!”苏利停止动作,他的阳具果然自己在文秋的阴道里抖动。

文秋浑身颤抖,下体畅快的感觉是从未有过的。

“啊……你插死我了……呜……”“比你老公如何?”苏利问。

“讨厌……不许你问……这个羞人……的问题。 ”“我偏要问,快说,我比你老公如何。”说著大肉棒在文秋的阴户里一阵猛顶。

“好……好……我说……我说……你比我老公大……比他厉害……比他会肏……你肏死我了……”文秋只能讨好地回答。

文秋的话在苏利听来,更增加了他的兴奋程度。苏利很快也达到高潮,“啊……”的一声,又一次在文秋的阴道深处射精。

文秋被苏利的精液一喷,花心一阵酸麻,也达到了又一次的高潮。

两人同时瘫倒在床上,苏利的鸡巴继续在文秋的阴道里泡著,他不想拿出来,泡在里面实在太舒服了。

过了大半个时辰,苏利终于放开了文秋。高潮过后的文秋浑身酥软,根本没有了逃走的力气。

“以后,你就是我的床上炮友了!”苏利笑嘻嘻地说。 文秋无言以对。

苏利抱起文秋向浴室走去,文秋没有反抗,她知道这是没用的。

两人在浴缸泡了两个小时,文秋受尽侮辱。眼看中午渐进,苏利说:“我放你回去,明天一早来陪我!”文秋只得答应,心里只想早早离开。 苏利领着文秋向阳台走去。

“你干什么?”文秋惊道,自己还光着身子呢。

“从阳台爬过去拿钥匙啊。”苏利说,“你难道光着身子等你丈夫回来吗?”文秋一想也是,自己这样子怎么见人。

苏利穿了件衣服,打开阳台的窗户,慢慢爬出去,嘴里唠叨著“到你床上玩玩去!”文秋心里一惊,一腔仇恨突然涌起,她冲过去,一把将苏利推了下去。

“砰”的一声,苏利重重摔在一楼的地板上,脑浆迸裂,显然活不成了。

喜欢就顶一下!!!

1 0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