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其至亲前奸淫爆乳人妻

我叫谢天顶,在一家医疗器械公司上班,现在当上了地区销售经理,但老板总是独断专行,有时让我展不开手脚。

公司用了很多玻璃幕墙,镀膜玻璃。在里面可以看到外面的情景,但在外面却是看不到里面,只会看到反光。

我们团队最近在努力拿下“可康医院”的大单,但老板在没拿下单前却不让我们提前报销,都是我在先行垫付,让我压力很大。

压力之余,我都会玩玩网络游戏。我在游戏里建了个“顶天公会”由于拿下了新副本的首杀,副本进度最快,现在公会在服务器中排名第一。排第二的是我的老对手“蔷薇公会”。

由于我们拿下首杀时,我用了夫妻技能“化蝶飞”,在圈内产生了轰动。并且这一高尚又无畏的精神,感动了早已爱慕我许久的巨乳美女小苹果,她专程坐飞机来见我。

我们在宾馆云雨了一翻后,她留言说要去亲戚家一躺,让我想她时给她打电话,随叫随到,想操就操。

在和小苹果作爱过程中,我还录音发给了她说的姐姐,之后她姐姐说要来宾馆让我操。

饥渴难耐的我,看到对方是大奶牛,自然是奋力迎战。

没想到,这竟然是个阴谋,我冲到隔壁,找到了给我下药的正主,小苹果口中的姐姐。“带刺蔷薇”,我操到一半,小苹果也来了。

“带刺蔷薇”竟然是小苹果的妈妈,那夜母女双飞让我消耗太大体力。

回到公司后,公司的副总,老板的老婆来了,竟然是被我操得发肿的“带刺蔷薇”。

她还是如此的强势,完全是看不清形势,硬要抢夺我们团队的利益。

我就扛着大刀,进了她的办公室,故事才刚刚开始……—————————————————————————————–

“没想到刚刚分别,就又再见面了,萧总,别来无恙啊……”我关上她办公室的玻璃门,整理了下衣服道。

“混蛋,录像跟照片是不是你拿了,还给我,我给你25% 的提成,不然你一分钱都拿不到。”萧蔷薇胸脯直抖的愤怒道。

“萧蔷薇,我们也是老对手了,你还不了解我的性格吗?而且,局势您好像看不太清啊?要不要我给您讲解讲解?”我在她对面坐了下来,翘起二郎腿,慢悠悠的用“您”讽刺道。

“你!!!那行,我给你25% 提成,再私人给你50万,你把东西给我,我们的事就此了解。”她红着眼道。

“你知道苍蝇为什么飞不出玻璃门,最后撞死了吗?因为它们看不清楚情况!!!”

我拿起手机,点开了那晚母女又飞的录像,里面她娇媚的呻吟声传了出来,震得整个房间都是回响。

她急忙冲过来,想抢夺我的手机。

我手一提,又一带,一个丰满的肉体背向我落到了我怀里。

我一把搂往她的腰,萧总丰满的臀部坐在了我的胯上。随着她的挣扎磨蹭,让我裤下的肉棒坚挺如铁。

“把手机给我!!!”萧蔷薇十分气愤道。柔软的短裙被我的下体顶得凌乱不堪,但她的注意力都在我的右手挥动的手机上。

“行啊,你要是抢得到,手机就给你。”我得意的笑道。

我右手挥动着,她就像一只毫无主意的小猫咪,专注的对着手电筒的光点扑来扑去那般,这很傻很天真的行为让我更加的兴奋。

在这追逐的几分钟,她的包臀裙已经被我拉到了腰上,露出了黑色的丁字内裤。

弹性很好的低胸领口和胸罩被我向下扯,托起了雪白的双乳,随着她的动作,粉红乳晕上的花蕊在颤动中挺立著。

我的肉棒早已破体而出,但却是对不准一直移动的洞口。一直在洞口摩擦著,萧总的下体已被我蹭得湿漉漉的。

房间中还回荡着手机录像中发出的她当时的淫荡呻吟声:

“啊……好棒……操我……”

淫靡的声音,让萧蔷薇更加急燥和盲目。

我眼珠一转,将拿着手机的手举到了头顶,她的双手也立即跟到。

我手再往下一沉,停在了她的后脑勺旁边,不动一动。

手机传来的呻吟声,让她听声辨位,双手一弯,动作似双手抱头,气势犹如双龙过江般,直扑手机而来。

我沉稳如铁的手一松,手机掉到了她的后背,我的肚子上。

看着两支袭来的小手,五指一张,再是一扣,手掌微扭后一压,将她的双手紧紧的扣在了脖子下方的背脊上。

在她还未来得急反应之前,我的左手穿过了她的腰间,探到了她的下体的丁字裤上,手指一拨,露出了湿漉漉的洞口。

早已等候多时的肉棒,宛如翱翔的雄鹰,直冲云霄,一顶到底。

“啊……混蛋,放开我……”双手被扣住,下体又被坚硬的肉棒入侵,让萧蔷薇的注意力完全的拉了回来。

“啧啧,都这么多水了啊,你看都变硬了。”我的左手在她的双乳上揉捏著,她的乳头变得坚挺和娇嫩。

“放开我,不要啊……”萧蔷薇见挣扎没有效果,便哀求道。

“萧总,我们可以好好谈一谈了。”我下体又是一顶,道。

“你无耻!!!”她气极败坏道。

“这还不是跟你说的,当初公会大战时,你还不是用美人计骗到了情报,还挑拨离间我们公会的兄弟,你说谁无耻!”我用力一捏她的乳房道。

“你懂什么,那是外交,那是计谋!”她争辩道。

“嘿嘿,可不是嘛,我现在这是性交嘛!你看,你不也很有感觉的嘛,提成没有问题吧?”我对她的观点不置可否,坏坏的问道。

“没有问题,你放开我!”她很干脆的答道。

“50万我是不要了,提成是我应得的,萧蔷薇,我们也是老对手了,是你让我变得腹黑!”我把所有的问题的踢给了她道。

我快速的顶着她的小穴,揉捏着她的双乳道:“想当初天哥我可是以德服人的,可你总用小伎俩跟我争斗,我也只能以彼之道,还施彼身。萧会长,你说是不是?”

“啊……不要……”萧蔷薇坐在我的肉棒上,让她的快感成倍的加强,仿佛肉棒的每一次伸顶,都到达子宫深处,那种酥麻的快感让她无力的呻吟著。

“快要合服了,你们的‘蔷薇公会’并入我的‘顶天公会’吧,这样强强联合,可以快速的扩张嘛!”我悠悠道。

“不行!‘蔷薇公会’都是我的心血!”萧蔷薇回过神来,坚定道。

“喔?那我只能把视频往论坛上散播一下,让全服的人看看,‘蔷薇公会’的会长是多么的淫荡,你说,到时你还怎么在游戏中立足?”我快速的补了一刀道。

我放开她的双手,慢慢的边操着她的小穴,边站立了起来。

站着从后背直插而入,让我更有快感。

大幅度的抽插,让原来还贴在肚子前的手机翻滚,滑落在地,滚到了她的身前。

手机还屏幕向上的继续播著让她羞人的一幕。

“你说,她们的会长大人,都被操得一直求饶了,会不会有一大批人退会呢?

到时我高声一呼,不还都进到我们的公会?”我看着视频中的画面道。

“放开我,放我下去。”她双手往地上直比著,却够不到手机,急叫道。

“行啊,我一向都是以德服人!”

我松开了紧搂着她的腰的双手,她的腿一弯,上身往地上趴去。

就在她的小穴快要脱离我的肉棒时,我的双手抓住了她的大腿,往我腰间一提,肉棒再次插了进去。

这突然的动作,让她的上身失去平衡,连忙双手撑住地面。

“混蛋,你干什么,放我下来!”萧蔷薇被倒挂著,只能双手撑着地面,头朝下,腿朝上,以AV都比较少见的姿势被我侵袭着她的小穴。

胸前的两团丰满的双胸,由于倒立般的姿势,更显偾张。

此时她却是不忘去抓手机,在她手快够到手机的时候,我把她裸露的大腿往身上一拉。

坚挺的肉棒在她的蜜穴中猛是一顶,摇动着她的腰间,让我的龟头在那温暖的蜜穴里搅动着。

由于两个人的目的性不一致,而导致的不同步的动作,更是让我兴奋异常。

我就这样将她的下半身提在胯间,而她是奋力的挥抓着手机。让我感觉是骑着乖巧的母狗般,她要冲过去啃狗骨头,我却是拉着她的项圈往回扯。

每次她的挣扎,我都给予沉重的回击。

这样拉锯战般的你来我往,让我的龟头逐渐酥麻。

此时感觉到包裹肉棒的小穴突然一缩,手机被萧蔷薇抓在了手中。

她快速的暂停了正在播放的视频,然后在我不太猛烈的冲击中将那段视频删除了。

然而播放列表中当然不止这一段视频了。

在她想继续删除的时候,我决定大干一场了。

我抓着她的双腿,开始大力的抽插了起来。

悬挂著的萧蔷薇在我的狂风暴雨般的抽插中,犹如乘坐着飘摇的小船,只能在汹涌的波浪中,抓住仅有的船杆。任由拍打,摇摆不定。

在这摇晃中她不小心点到了另一段视频。那是当时我在宾馆,将她压在床上,从后面爆她的菊花。

房间中尽是视频中痛苦又舒服般的呻吟。

这样大幅度的动作,也是让我精疲力竭。

我也跟视频般,将她放在了干净冰凉的瓷砖上,坐在了她屁股和大腿间。

搂着她的腰让她的臀部微微翘起,轻松又猛烈的抽插了起来。

萧蔷薇趁这机会,快速的将所有的视频都删除了,然后将我的手机扔到了一边,愤怒中略有得意道:“混蛋!视频都被我删除了,你还能拿我怎么样!”

“是吗?贱人,我先把我干晕再说。”

我加猛了动作,没了视频声音的干扰,房间中传来她乳房和瓷砖的摩擦声,我的肉棒撞击湿漉漉的蜜穴发出的“啪啪”声音。

“啊……不要,放开我……”

我丝毫不理她无谓的挣扎,尽情的操着她。并且有节奏的用双掌用力拍着她的臀部。

一阵“啪啪”声后,雪白的臀部留下了我无数的血红掌印。

在我双手和肉棒的袭击下,我感觉她的阴道传来一阵阵的蠕动。仿佛她就是很享受这种虐待般。

“啊……打我……用力打我……受不了了……”

操,这贱人。人家都说强势的女人总是渴望受到更为强势的对待,难道女王般的女人都是受虐狂吗?

我在她屁股上捏了起来,又捏又拍,看着她享受的样子,也让我的征服感飙升,射精的欲望也是空前的高涨。

“啊……操我……干死我了……不行了……”我身体颤抖著,双腿一夹紧,小穴一阵翻滚收缩,一股阴精喷在了我的龟头上,让我打了个哆嗦。

酥麻的感觉直达我的背脊,之后传到了肉棒,龟头。我狂吼一声,急速的抽插了起来,最后精液如同决堤的洪水般,喷射进了她那早已泥泞的肥穴中。

肉棒的射精是仿佛脉搏跳动般,一股一股,一阵一阵的射精。我抓住中间的间隔,起身到她身前。

萧蔷薇在这受虐中达到了高潮,我托起她的头的时候,她的眼睛都翻白眼了,嘴角溢着晶莹的口水。

我将直挺著的肉棒快速的插进了她的小嘴中,下一股的跳动随之而来,龟头被包裹在柔嫩的小嘴中,我不禁一阵呻吟。

一股浓厚的精液,射进了她的嘴中,沿着口腔,流进了喉咙中。

“咳咳……”还在失神的萧蔷薇喉咙感觉被异物入侵,发出了一阵干咳声。

我将她的头深深的压在了我的胯间,肉棒直插她深喉,完成了最后的喷射。

在她的口水“咕噜”声和干咳声中,我将肉棒退了出来,并在她的脸上用龟头擦了几下。

我把她身体朝上的翻过来,没有受宠的两团巨乳不甘寂寞的晃动着。

我拿起地上的手机,按了一下云同步。

打开录相,对着瘫软在地上的萧蔷薇录起了视频。

她双腿曲张著,外翻的阴道口流出白浓的精液。头发散乱,斜张的小嘴溢出了口水和浓白精液的混合物,配合著她脸上被我蹭的丝丝液体,构造出一了幅淫荡的画面。

我嘿嘿的笑着,你删除有什么用,同步一下,视频又回来了,而且还多了一部。

女人啊,就是太天真了。

我正准备摆弄一下她的身体,门外一个粉红的身影从玻璃旁边穿过。

“砰砰……”我心脏快速的跳动着。

财务小红正往玻璃门口走来,我连忙一个起身,在她推门的同时,手压住门,只留下一条不大不小的缝隙。

我侧着身,档住她往房间里看的眼神,还来不及收进裤档的肉棒在我急速的动作惯性中晃动着。

“萧总呢,你们这张单款怎么发,确定了吗?”小红看着我档在门口,有点奇怪的问道。

“快了,我正跟萧总谈呢。按之前刘总说的提成分配,等下萧总再给你确定吧。”我强忍着心跳,装作淡定道。

“好吧,那快点。她们在会议室也等很久了,让我顺便催一下。”

财务小红,名字中并没有红字。只是因为她很喜欢穿红色的衣服,所以大家都笑称她为小红。

我看着她红色裙子上的半开的领口,由于身高造成的俯视,还可以看到粉红的胸罩上半透的嫩乳,身下刚疲软的下体又有了一丝反应。

小红看我盯着她的胸不回答,白了我一眼,翘著屁股回到了财务室。

“操,这小妖精!”

我见她走了,松了口气的把门关上。

回头看去时,萧蔷薇也被刚才的声响惊醒,坐有地板上整理好了衣物,并且将脸上的精液快速的擦干了。

我调笑的走了过去,摆起手机给她瞄了一眼。

“萧总,你看,刚才你删除的视频这不是又同步回来了嘛,而且还多了一部,啧啧,萧总高潮后的表情,真是不堪入目啊。刚才都忘了让小红看一看了……”

“你……你……”萧蔷薇胸口直起伏,想说些什么却又愤怒得说不出口。

“萧总,我的要求很简单,‘蔷薇公会’并入我的公会。公司那张单的提成按之前的承诺给就行了!”

我见她又要张口,继续说道:“你是聪明人,你明白我的性格,是我的就是我的!不是我的,却是你逼我的。你说要是你不搞宾馆那一出,我们最多只是继续当对手,但你搞小手段,总是要付出点代价的。而且我已经很仁慈了。”

“那……那你到时要把视频都删除干净!”萧蔷薇不甘心道。

“等你作好了我自然都删除掉,想我可是以德服人,一向是一言九鼎!”我淡淡的道。

“好吧……你要记得今天的话。”萧蔷薇本来还想放句狠话,但看了下情景,又吞了回去。

随后,我跟萧蔷薇回到了会议室,我淡定的往自己的位置走去。其它成员见我出去了那么久,都紧张的看着我,我微微一笑,眼睛一眨,便坐回了我的位置。

在众人的期待总,听到了萧总说的按原定计划提成,大家都轰然叫好。

在萧蔷薇走出会议室时,还盯了我一眼,我努了努嘴。

“天哥!我太崇拜你了,你是怎么说服那鸡婆的。”小王兴奋道,其它人也围了过来。

我咳了一声道:“我当然是对那婆娘,晓之以情,动之以理。从国际的经济动态,到国内物价的飞涨的事实,再对她作群众路线的教育,让她深深的认识到了自己如此严重的错误。那婆娘抱着我的腿深情的对我说,‘天哥,我知道错了,你就原谅我一次吧’。   你们想啊,我都是以德服人的,最后我抚摸着她的头说了句,‘知错就改,就是好孩子’。”

“切……”众人嘘声一片的散开了。

“行行,那我再说一件大事,咳!”我接着淡定道,人员再次围了回来。

“嗯,晚上我请客,钻石KTV,可携带家属,大家不醉不归!”

“好……这个我喜欢……”众人纷纷叫好的散了……

我见众人散去,拿起手机,进入公会YY,见管理人员都在我就吩咐道:“和尚,过段时间‘蔷薇公会’会并入我们公会,到时你们接待一下辣妹成员。”

“我擦,会长大人,真的假的?你不会是看我们这么饥渴,忽悠我们的吧。”

菜刀问道。

“嘿嘿,我这可是从根本上解决你们的饥渴。到时她们的会长会公告全服,你们就要加把劲,赶快认个妞结婚!!”我嘿嘿道。

“会长万岁!!!”

“和尚,小雨,菜刀,这些事你们处理就好了,‘蔷薇公会’那边我都协调好了,进公会后让大家都快结婚,学夫妻技能。到时DKP都清零,先带大家都去打通副本,搞完毕业装备。等下周更新后,全力开荒25人英雄副本。”

“好的,会长。泡妞的事情就交给我们了!”众人欢乐道。—————————————————————————————–

钻石KTV,我早早的买满了酒菜,人员到齐后就都喝了起来。大家酒过三巡后,气氛开始活跃了起来。

小王停掉了吵杂的音乐,拿起麦克风道:“大家静静,今天我们要感谢天哥,在她的领导下,我们顺利的拿下这张大单。最后天哥还争取到了我们的提成。大家一起敬天哥一杯。”

“好,天哥,你一杯,我们三杯。”众人叫好道。

我也随他们意的喝了起来。

“这是我未婚妻,钟小琪。下个月我们就要结婚了,我们先敬大家一杯,到时你们可都要到场哦。”小王将刚才一直在唱歌的女人拉了过来,开心的道。

大家都你来我往的喝了起来,我听到“钟小琪”这名字一愣,怎么有点眼熟。

“天哥,这是我未婚妻,钟小琪。上次我准丈母娘的事,多亏了你帮忙。手术很顺利,她老一高兴,就准我们下个月结婚了。小琪,快谢谢天哥!”小王拉着她到我旁边道。

我透过昏暗的灯光看去,我去,这不是上次宾馆被我操得两眼汪汪的小奶牛吗?

钟小琪也是认出了我,脸是一红。小王见未婚妻这么没礼貌有点不高兴,道:“小琪,快谢谢天哥,跟天哥干一杯!”

钟小琪拿起酒杯轻声道:“谢谢天哥!”

“这么小声,天哥哪听得到。天哥一直照顾我,小琪,天哥是我的天哥,也是你的天哥!”小王心存感恩的教诲道。

我听得很感动,摆了摆手道:“小王,别那么凶。弟妹啊。你这么漂亮,小王能娶到你,真是他的福气。来,我们干了。”

我跟小王未婚妻碰了杯,并在最后一句“我们干(去声)了!”加重了音,说完一个仰头喝完。

钟小琪身体一颤,我想她是听明白了我的意思,我可是暗示小王:“哥那时干了你未来老婆,可是真不知情啊。你还让我干了,那看来今晚我得干给你看了。”

“干了好。这次真的是谢谢天哥了。”小王很高兴的说著,完全没有看到自己头上顶了个绿油油的帽子。

当晚大家都喝得很尽兴,毕竟努力这么久的单得到了回报,而且这还是我请的,不用他们掏钱,都玩得很疯。

特别是小王,双喜临门,各种打通关和猜拳。我也被逼喝得很多,但最后我是直接装快醇了。

大家都是经常逛场子的主,见主人快喝醉了,都不再给我敬酒了,让我随意。

想想也是,如果我真的直接醉倒了,那谁买单啊,今晚可是花了上万块的单,冤大头没人愿意当。

“老婆!你照顾一下天哥。今晚我要把他们干倒了。”小王晃悠悠的扶着我,将我放在了她口中老婆的旁边,之后又去旁边喝起了酒。

我顺势的将身子靠在了她旁边,头肩在了她的香肩上。

我这边的灯光很是昏暗,由于是总统包厢,包厢的格局是一个“旦”字型。

我们坐在“一”字型这边,跟小王他们是背靠着沙发,离他们喝酒的地方也有点距离。

基本那边只能看到我们的身影。

迷离的灯光,配合煽情的音乐,让每个人都很活跃,而更活跃的是我的下体。

房间中充斥着动感的音乐:

“那催情的音乐听起来多么愚昧,你武装的防备伤你的是谁,靠近我一点点是不一样的世界,安睡在我的肩 我用生命为你加冕……”

音乐确实很催情,更催情的是我一睁睛,高耸的乳房仿佛两座大山般,矗立在我面前。

“小琪,没想到又见面了……”我在她耳边吹着气道,并将一支手移到她的胸上抚摸了起来。

“天哥,你不要这样,之前是个误会。我急用钱,也是迫不得已。”钟小琪身体一颤后,轻轻的将我的手拿开。

“其实那天,下班时我就拿钱给了小王了,你那边不出来,你妈妈的手术费也够了。”我也不急的抚着她的手道。

钟小琪玉体又是一颤,很委屈的流下了眼泪。

“我把小王当弟弟看待,而你却伤害了我。那天我可是差点精尽人亡了……”我装作受害者般说著。

“对不起,天哥。我……我也休息了好几天。”钟小琪小声道。

之后我对她循循善诱的说着我对小王的好,和那天的受害好是多么的惨。讲得差点身败名裂,露死街头,说得我自己都信了。

本来想直接拿出当时我操著钟小琪的视频来威胁,但想到那样好像不够刺激。

坊间有云:“妻不如妾,妾不如妓,妓不如偷。”当然,最后还有一句,“偷不如偷不到。”不过我却不置可否。

在我的连翻攻势下,配合昏暗的灯光,催情的音乐,她慢慢的跟着我的节奏走。

我的手在她身上游走了一段时间后,就解开了裤子拉链,费手的将早已勃起的肉棒拿了出来。

费了半天劲后,让她蹲了下来,用嘴给我作“伤后恢复”。人还是那天宾馆的小奶牛,但关系却是不一样了。

之前只是个过客,而现在她却是小王的未来老婆了。看着他娇艳可人的老婆蹲在自己两腿之间用那淫美唇帮自己口交,让我不禁想起了一句台词:  “这酸爽,才正宗!”

由于刚才的语言攻势,虽然我没有拿出视频,但也是小小的威逼利诱了一番。

配合音乐和我刚才的前戏,她现在也是很主动的张著小嘴将我的肉棒含进嘴里,用自己的双唇努力套着我的肉棒,就这么吞吞吐吐起来,一根黝黑的大肉棒让她吃的吱吱有声。

“小琪,走个那天宾馆的套路,你这两团大乳子不利用起来,太可惜了。”

我淫荡著说道。

钟小琪吐出肉棒,白了我一眼。胸前的衬衫早就在刚才被我解开了。她用雪白柔软的大乳房去夹着我的阴茎,让一根火热黝黑的肉棒,夹在二团白面似的肉峰中间滑动。

“喔……这样太舒服了……还是大奶人妻好啊,才能感受到乳交和口交的双重刺激。”我内心感叹著,呼吸有些急促,在她胸口前面的肉棒一跳一跳的按捺不住,她赶紧重新含住肉棒,加快嘴巴套送的速度。

“天哥!”我正沉浸在巨乳人妻的服务中,突然小王的声音传来,并拍了我的肩膀一下,把我吓了一跳。

心脏噗通噗通的强有力的跳动着,偷情最怕的是被抓奸在床,那可是经常会出人命的。

但这也是最刺激的,游走在生与死的边缘,会带来极致的快感。我将手在她的头上一压,肉棒没入了她的喉咙,我也感觉到了她的紧张,唾液极速分泌著,喉咙滚动着给我的龟头带来别样的刺激。

我转过头,看来面色潮红的小王,打着酒嗝看着我。

“哥!你是我的亲哥!我们得再干一杯。”小王盯着我的眼说著,坚定的双眼,让我看得很是感动。

感动的时候我得表示两下,我挺了挺下身,肉棒在她老婆的小嘴里插了两下。

“哥,我老婆呢?”小王摇了摇头,好像刚想起来般的问道。

这突然的一问,让我有点不知道怎么回答,难道说你老婆在给我口交吗?

原本刚还有点挣扎的钟小琪听到这问声,直接不动了起来,紧张的手掐着我的大腿。

这一掐让我吸了口冷气,缓和了下心绪后,我故作镇定的道:“她出去打电话了。”

“太不像话了,让她照顾一下天哥,竟然这样子。我给她打下电话。”小王生气道。

我挤出了个笑脸,故作豪迈道:“不要紧,来,我们来喝。我没杯子啊”

“对对对,你看我喝的,天哥你等下,我拿下杯子。”小王拍了下脑袋,晃悠悠的走了回去。

“给我加点冰块!”我急忙说了句,多点东西拖的时间总会久一点吧。

“咳咳……”钟小琪见她老公走开后,急忙将我的肉棒吐了出来,干咳了起来。大量的唾液从她的嘴角流了出来,滴在了她的乳房上。

她摇了下有点缺氧的小脑袋,犹豫着想着要躲哪里去。

我转头见小王已经倒好了酒。急忙将她拉起,让她半躺的坐在沙发我刚才的位置上。

我转过身,双脚一跨,跪在沙发上,直挺著的肉棒停在了她的嘴巴旁边。

我见小王已经晃着身体过来了,赶紧上身贴著沙发靠背,用我的上身档住身下的情况。

“天哥,你的酒。”小王将放著冰块的酒递了过来。

我右手接过酒杯,左手往下身一探,扶着肉棒往她老婆的嘴里送去。

我将酒倒入嘴中,肉棒却是插进了小王老婆的嘴里,一上一下的相互呼应,加上这样偷情的刺激场景,让我肉棒直颤抖。

我俩将酒一干而尽后,小聊了会。小王觉得不够过瘾,又返身去拿瓶酒。

我见他一转身,快速的跳下沙发,抬起他老婆的双腿,肉棒就插进了她的小穴。

好家伙,下体都湿得滴出水了,看来偷情不仅男的感觉到刺激,女方也会兴奋得不行。

钟小琪的下身刚在沙发的边缘,我将她的双腿扛起来,放在我腰间,奋力的抽插了起来。

这种急促的场景,仿佛把我们的激情点燃,而且是熊熊燃烧。

“你老公快过来了。”我急促的道。

“啊……我受不了了……”我的一句话,好像是火星般,瞬间将她的欲火推上了高潮。

在这种刺激下,我的精关也要失守了。

刚要在小穴里喷射时,却是看到小王低着头又走了过来。

我一咬牙,什么也不管了,再次用力抽插了几次,开始在他老婆的小穴里射了起来。

一般我射精都会有三股精液随着心脏跳动,有节奏的喷出。但我刚喷完一股,小王就已经快走到面前了。

我只能急忙的跪上沙发,用上身再次档住。右手拿着杯子,让小王添酒。

左手将肉棒插进他老婆嘴里,开始爆射了起来。射精的快感,让我拿杯子的手有些颤抖。

当小王将我的酒杯添满时,我也在他老婆的嘴巴里射满了精液。

我喝下那杯酒时,下体也是一挺,让她老婆喝下我的精液。这种感觉真是妙不可言。

我喝完酒后,看着杯底的冰块,又是一倒,冰块向下滑落,落到了钟小琪高耸的胸脯上。这突如其来的冰凉,差点让她惊呼出声。

我退出肉棒,捡起冰块往她嘴里塞去。

随着小王的再次添酒,我的肉棒再次插进她的嘴里,冰块和冰冷的香舌,触及龟头时让我一颤,舒服的感觉从下体传到了全身。

小王见我刚才休息了那么久了,和他喝了几杯好像也不怎么醉,还很能喝的样子。就要拉着我再次回到酒场。

我见他要从沙发的另一边走过来,我赶忙拉起裤子的拉链,急忙迎过去,档住他,并推着他往酒桌走去。

如果他再往前走几步,会看到自己的未来老婆半赤裸著,下体向外流着我的精液,嘴角和胸前也都有着我的杰作。

那晚大家都喝得很尽兴,我也是开心的买了单,叮嘱大家路上小心后就都散场了。

本来想送小王回家,再跟她老婆来个客厅大战。最后想了想毕竟她未来丈母娘也在,风险太大,以后有的是机会。—————————————————————————————–

之后的几天,我都在处理公会合并的事宜,小苹果知道我的家在哪后,也跑来帮我一起处理,当然更多的是处理我的肉棒。

有一天,李总带着他女儿小苹果来到公司,宣布让她在公司实习。小苹果发现我后,眼露惊喜。

最后她如愿的跟着我。而我也是倾囊相授。

“囊”是阴囊,我的大部分业务知识和浓厚的精液都献给了她。

小苹果也是快速的成长著,而我的战场也烧到了公司。

“老公,麽麽……”小苹果进了我的办公室后,关上门嘟著嘴说道。

“波~ 报表作好了吗?”我给了她个湿吻后问道。

“嗯,好了,在U盘,我给你插上。”她蹲下腰,往我电脑的机箱USB孔插去。

我的办公电脑桌是弧形的,斜对着办公室门。

这样设计和摆放的好处是坐在皮椅上时,只要稍微转头,就可以跟刚进门的人交谈。也会让我的脚下很宽敞。

小苹果穿着制服,下身是包臀裙,最近老是换著各种姿势和花样诱惑我。

当然,我是乐意至极。所以我只将椅子往后推了一点点,她见蹲不下去,够不到电脑机箱,咯咯一笑。

她就索性将身子趴在我的椅子上,下身往机箱探去,只留下一个翘臀挂在我的椅子上。

这种情况下,我当然是不客气的抓住她的臀部,伸手沿着她的肉色丝袜直捣黄龙。

“你这小妖精,竟然穿着开档丝袜。”我摸着她细嫩的阴部道。

“咯咯……老公喜欢吗?”小苹果插完U盘,咬著嘴唇狐媚的仰起头看着我。

“啪……我很喜欢!你看,这不都硬了嘛,你说要怎么办?”我一个巴掌拍在她的翘臀上后说道。

“那就让奴婢为陛下效犬马之劳……”她文绉绉的唱着,然后蹲在我的两腿旁边,掏出我的肉棒,轻轻抚摸著。

“准奏!联先批完这篇奏折!”我也是豪迈的指点江山般大手一挥,回答道。

小苹果的口交技术已经非常熟练啦,力道的把握总是恰到好处。

她把我的肉棒含进嘴里进行吸吮,有时还把它吞到喉咙的深处,用喉头轻轻地挤压,简直太爽了。

我费力的让自己专心,在PPT里添加明天演讲时的注释。由于医疗器械这行有很多专业的术语,所以必须在PPT的“演讲家”模式里添加备注,到时大屏幕显示的是完整的PPT图片,我的电脑上会是显示注释。这样可以缓解紧张和减少失误。

就在小苹果把我的肉棒吸得滋滋作响的时候,门突然开了。

尼玛的,谁这么没礼貌,门都不敲一下。我头一斜,肉棒更硬了。

“李总,有什么事情吗?”我顾作淡定的问道。

“小谢啊,明天的投标演示很重要,虽然我们已经作好了前期工作,但有三家对手还是很强劲啊。”李总进来后,就想往我电脑上靠过来。

“李总,您前面坐。我给你汇报一下。”我急忙手一笔道。开玩笑,他再往前走几步,就看到他女儿跪在我腿间在吃我的肉棒了。

“嗯,也好。”李总顿了下,坐在了我对面的椅子上。

我的桌子边缘直接连着地面,全封闭型,我想李总也是万万没想到,他女儿会在他面前给别人口交,而且还是他的下属。

“果果的文档给你了吗?”李总问道。

“嗯,给我了,我正在修改。”我答道。

“她文档做得怎么样?她昨晚可是缠着我,一直让我提意见和找问题呢?”李总不经意的问道。

“文档写得非常好!原来是有李总您指点啊。啊……你女儿真是帼国不让须眉,按这速度成长下去,将成为公司的一员大将啊。”我不失风趣的轻拍马屁道。

在我说小苹果有她老爸指点的时候,原本含着我的肉棒不动的小苹果突然轻咬了我一口,让我不禁“啊……”的一声。

李总被我这个马屁拍得有点受用。

随即我向他汇报了这个标的进展情况,还有相关的准备工作的进度。李总听得连连点头。

我边汇报著,边将双手往下体探去,抚摸著小苹果的头,让她继续给我作上下运动。

李总也时不时的指出一些不痛不痒的问题,以体现自己领导的见解。

这时,作为优秀的员工,我是虚心听教著。他每说出一个问题,我就将小苹果的头往我的肉棒深处压去。

肉棒深抵她的喉咙,配合舌头的滚动,让我舒服的时不时点头回应。

“嗯嗯,李总提的问题都很有建设性。等下我会修改一下,到时会再会议室排练一翻。对于这张单,我很有信心!”我自信的回答道。

“好!我就是喜欢你的这种心态,好好干。”李总听到了满意的回答后,站起身拍了拍衣服,走了出去。

“咳咳,老公你好讨厌。你的弟弟那么大,都要把人家的喉咙插穿了。”小苹果白了我一眼,流着口水道。

我将她拉了起来,抱在身上全身乱摸著道:“来,让我检查检查,刚在你爸面前给我口交,有没有让你很兴奋。”

“没有啦……”小苹果扭捏道。

我伸手一探,便拍了下她的屁股道:“还说没有,都湿得滴水了。来来,你老爸让我好好干。”

我将她拉到李总刚才坐的椅子边,我一屁股坐下。坚硬的肉棒直立著,让小苹果面对着我,坐在我的肉棒上。

男下女上的姿势,让我的大肉棒直受进她的阴道深处,我上下挺动着道:   “你爸爸刚才坐在这里,让我好好干呢……”

“嗯……啊……老公好棒……”小苹果扭著身体道。

“是我的大鸡巴厉害,还是你爸爸的厉害?”我问道。

“当然是老公的大鸡巴厉害……啊……”

“啊?你怎么知道,难道你跟你爸爸作过?”我震惊道。

“没啦……我妈经常在家里骂我老爸没用,吃药也不行,一猜就知道。”

“那你妈妈不是很惨……”

“啊……好舒服……是啊,要不是我,她早跟我老爸离婚了……”

“那你妈妈好惨啊,守活寡啊……那得很寂寞吧……”我试探道。

“嗯,所以她天天灌肠,我还看过她用边用震动棒,边灌肠……”

卧槽,这么劲爆。

“怪不得上次在宾馆干你妈妈的时候,她兴奋得不得了……”

“咯咯……老公是不是还想双飞啊……想我就帮你啊……”

“想啊……额,你不吃醋嘛?”小苹果的回答出乎我的意料,90后的思绪果然比较前卫。

“反正你都上过了啊。再说了,我老公厉害,分享点给我可怜的老妈,也是孝顺啊。啊……”

小苹果的回答让我兴奋得不得了。她老妈我倒是操过了,但可以一起公开母女双飞,这更是让人爽到天。

“老婆,你太棒了……你们胸都很大。”

我逐渐加大动作,一只手搂着小苹果的腰用力向后拉,一只手从衣服下面抓紧她饱满的乳房,臀部向上用力,用力朝小苹果她身体深处插进去。

小苹果被我突然的剧烈动作,插得呻吟连连,摇动着细腰迎合著。

我明显感觉到她的阴道在阵阵收缩,几乎要夹断我肉棒的感觉。

这样连续了一会,发现满头大汗。我将小苹果转过身,让她手撑著桌子,我站起来后,从后面插了进去。

“啊……哦……老公好舒服……”小苹果手压在桌上,呈“┐”型,我从后面抱住她的腰,下体紧紧的贴着她的臀部。

“老婆叫淫荡点,我喜欢荡妇……刚才你爸爸可是在旁边哦……”我拍着她的屁股道。

随即我爆发出男人的野性,狠狠抽插著,边插边拍着她那包臀裙已拉到腰间,穿着肉色开档丝袜的屁股。

小苹果媚眼如丝、娇喘不已。

她香汗淋淋,梦呓般的呻吟著,尽情享受鸡巴给予她的刺激:“喔、喔……太爽了……好棒的鸡巴……”

我听着小苹果这淫荡的呻吟声,更加卖力的抽送。“叫爸爸……女儿这么淫荡,你爸爸要是可以重振雄风,他肯定受不了。我今天要代表你爸爸来惩罚你……”

我大幅度的抽插著,肉棒慢慢的向外拔到只留下个龟头在她的阴唇中,再狠狠的用力顶进她的子宫。这么凶猛的动作和淫荡的要求,让小苹果迷失了。

“啊……好厉害……爸……老爸的大鸡巴好厉害……”

“天啊……顶得好深……好老公……好爸爸……送我上天吧……”

整个办公室里除了小苹果毫无顾忌的呻吟声外,还有鸡巴抽送的声音:“卜滋”

“卜滋”。小苹果舒爽得频频扭摆翘臀以配合我的凶猛抽插,我将鸡巴往外抽时,她就拚命抬高翘臀以便小穴与鸡巴套合得更密切。

“哎呀……好老公……好爸爸,高潮来了……要、要丢了……”

小苹果双手紧紧抓住桌角,头部向后仰,上身晃动着,让她的丰满双乳撞击得“啪啪”作响,她的小穴猛然吸住了我的龟头,一股温热淫水直泄而出,烫得我的龟头阵阵透心的酥麻。

这种酥爽的感觉,瞬间让我精关失守。我狠狠的顶着,更是加大著幅度,就在我要喷出精液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刚刚还紧闭的大门,突然“滋……”打开了一半。

时间瞬间停止,“砰砰……”我和小苹果紧张的心猛烈跳动,砰砰的心跳声驱逐掉了刚才淫乱的呻吟声。

我们都两嘴张得大大的,完全没有想到这时会有人进来。

透过那个门隙,我听到了一丝风声,卷动着落叶。

夕阳、残亘、寒风、落叶……

仿佛壮士断腕般壮烈的场景一一掠过……

我想到了最坏的可能,那就是小苹果她爸爸,李总再次进来。

被抓奸在床的暴烈画面及有可能发生血腥的事情。

“砰砰……”在两颗剧烈跳动的心中,门慢慢的打开,一支小手伸了进来。

之后是头闪了进来,往我办公室瞄了几眼。

她看到了小苹果衣服凌乱,双乳暴露在外,包臀裙卷在腰间,开档丝袜后面,一根强壮的肉棒一半插在小苹果的小穴里,一半暴露在空气中,怒目偾张。

她嘴张大大的,想要尖叫出声,之后手赶紧摀住,猛然想到什么一翻,闪身进门,关上玻璃门反锁起来。

我俩定睛一看,穿着黑色短裙,黑色丝袜,黑色光亮的高跟鞋,惊愕的脸上带着个金色边框的平光镜。

正是小苹果的妈妈!萧蔷薇!萧总!

我和小苹果猛的松了口气,“妈!你吓死我了……”

刚才由于紧张紧紧的吸着我肉棒的小穴,慢慢的放松,变得更加湿润,泥泞。

刚才停止的时间在松口气后,继续流淌著。

而刚被吓得止住的精液,仿佛喷涌的洪水,一时被巨坝档住,现在坝底开始慢慢开裂。

洪流要来了!!!

“啊……要射了……”我猛的大声喊道。

“好棒,好老公,射进来吧……又要高潮了……”刚才被妈妈吓到的小苹果,现在放松之后,爆出了强烈的快感,我想这跟妈妈在旁边观看也是有关系的。

“啊!不行,果果,你这段是危险日啊!!!不能射里面。”萧蔷薇此时猛然想起这件事,小苹果回家时刚好来例假,还是她去买的卫生巾。

而现在正好是排卵期!!!

“我不管了,老公快给我!啊……”这时她就像是找到了宝藏,而只差临门一脚了。有些疯狂的扭著身体呻吟道。

“混蛋,你不能射在果果里面!”萧蔷薇此时急忙跑过来拉着我的手。

“不射你女儿里面,难道射你脸上啊?!!!”

此时正在关头的我,肾上激素飙升。如几百匹烈马拉着般,汹涌奔腾,谁也拉不住。

萧蔷薇被我一句“射你脸上”听得一愣。想到紧急避孕药会带来很强的副作用,而且也有造成不孕的可能。

咬了咬牙道:“行,你射我脸上!”

我和小苹果听得都是一激灵,这也刺激得我血脉偾张,爆发前的前兆。

“那你嘴张开,闭眼,蹲下!”我快速说道。

萧蔷薇看到我发红的双眼,识趣的蹲下,将小嘴张得大大的,舌头向外伸著,仿佛母狗般,等待着主人喂食。

“啊……好棒……要上天了,老公,我要去了……啊……”小苹果在我射精前的大动作面前,率先达到了第二次高潮。

“啊!老婆,我也要来了。我要射在你妈妈脸上了!!!”

此时,我的动作和说话,并没有同步。萧蔷薇听我这么一喊,连忙紧紧的闭上眼镜,嘴巴张得更大了。

我对小苹果说要射在她妈妈脸上的时候,龟头一震,第一股精液如子弹般“砰砰”的射进了小苹果的子宫,射得她身子直颤抖,淫声迭起。

在第二股精液快喷射前,我连忙把肉棒拔了出来。对着跪在地上的小苹果的妈妈张开的小嘴,狂喷而去。

浓厚的精液射在了她的头发,金边眼镜上。更多的射在她伸出的肥嫩香舌上。

萧蔷薇感觉到精液如雨点般拍打而来,也是一颤。

落在舌头上的精液让她本能的舌头微微卷起,浓白的精液将她的香舌浸满后,才慢慢的溢出舌尖,滴落在光滑的瓷砖上。

我看着小苹果的妈妈,公司的副总,“蔷薇公会”的会长,这样跪在我面前,在女儿面前迎接我的精液,被我射得满脸白桨,极是兴奋。

我将快要再次爆炸的肉棒,塞进小苹果妈妈的嘴里,坚硬的肉棒被湿湿热热的口腔包围,让我忍不住身体颤抖,兴奋的说道。

“吞舔干净了,不然我就射进你女儿小穴里。”我坏笑的说道。

小苹果也是听到了,看着我眼中的坏笑,也对我眨了眨眼,然后用妩媚无力的声音说道:“啊……老公,快给我。”

萧蔷薇听到这话,仿佛被按下开关的机器般,风卷残云的将嘴边和舌尖的精液卷进嘴里。

她好像打算要搾干我的精液般,要吃掉肉棒似的,将其吞入喉管深处龟头顶进喉咙里。

我感觉到膨胀的龟头和喉咙的摩擦,这种强烈的快感,让我开始了下一波射精。

“噢……丈母娘,你女婿要射了……”

我下意识的,紧紧的抓住她的头,用力挺动屁股,强迫她的头与自己的屁股做相对运动。

萧蔷薇就这样在她女儿面前,被我的肉棒顶着深喉。

第三波射精感喷涌而来,我感到阴囊剧烈地收缩,里面积存的热精开始沸腾,急于寻找突破口。

“啊……要射了,老婆,我要射进你妈妈喉咙里了……”

说完我精关一松,浓白的精液直射入她妈妈的喉咙深处。萧蔷薇好像饥渴般地吞咽着我射出的精液,不愿放过任何一滴。

同时还用力地吮吸着我巨大的龟头,仿佛要把我的身体完全搾干似的,不让我保留下一点积存去危害她女儿。

我看着这么伟大的母爱散发而出,我的肉棒不住地痉挛著,精液一发接一发的狂射。

小苹果的妈妈为接到乱喷的精液,将嘴紧紧的吸住我的肉棒根部,射出的量是如此的多,以至她竟然来不及把它们完全吞下去。

她的嘴巴瞬间鼓了起来,嘴巴的吸力被精液挤得爆桨而出。

她急忙拿起双手去接溢出的精液,浓白的精液滴落而下,拉出了长长的白丝,被稳稳的接在手心上。

我感觉射完后得快虚脱了,她将我疲软的肉棒用舌头清理得干干净净,我肉棒退出后,她又将手心上的精液往嘴上抹去,并且用舌头舔干净,全部吞进肚子里。

我看得都有些心酸,道:“小苹果,你妈妈太爱你了!”我感动的蹲下来,将她妈妈的衣服卷起,肥硕的乳房用双手把玩着。

小苹果眼圈红红的,从后面抱住她妈妈,道:“妈妈,我也爱你。我会让你性福的。”

我很想再来几发,但这次确实被搾干了。我们休息了许久,才清理现场散去。—————————————————————————————–

后面的事情都进展得很顺利。

游戏里,“蔷薇公会”和“顶天公会”合并,名为“顶天骑士”公会。成立了“兄弟团”、“蔷薇团”。

由于有一大波的美女加入,光棍们都疯狂了。到处都是泡妞,结婚。所以“骑士团”也应运而生,有公主才有守护骑士。

对于这样的安排,公会成员都很满意。

和尚虽然大家还是叫他和尚,但却不再是光棍和尚了;

菜刀有老婆的督促,也慢慢变得强力。

小雨听说是娶了个同城的大奶妹子,从此不再寂寞。

俗话说的“男女搭配,干活不累”一点也不假,有了妹子的加入,副本全部被打通,实力都更上一层楼。

在我和萧蔷薇,小苹果的回归后,游戏合服也随之而来,之后是大更新。

华夏地图被合成四个服,以四象命名。青龙、白虎、玄武,朱雀。

我们的青龙服中,我们的“顶天骑士”首杀了英雄副本和炼狱副本。

在公会战中夺得了“青龙城”,笑傲全服,而在最后的国战中有了惊艳的表现。

生活方面,小苹果真的在危险日中怀孕了。随后虽然李总极力反对,但我还是娶了小苹果。

婚后由于她的怀孕不便,我更多的是跟着丈母娘大战。

而让我意外的是,小王的女朋友钟小琪也怀孕了,她们结婚时我包了个很大的红包。

小王十分感激的戴上这顶绿油油的帽子,最后生出来是个女孩子让我松了口气。

不然要是男孩子,长得跟我太像了,那不是坑爹吗?

随后小苹果和我的宝宝也顺利降生了,是个带把子的。

中间还有个插曲,小王想让他女儿和我的儿子订娃娃亲,在她老婆极力反对中才作罢。

避免了让我像段誉他老爹一样,对着儿子说:这是你妹啊!!!

老丈人李总婚后还是对我一阵臭脸。

我一次回老家中,爷爷向我提起了院子树下埋著文革时埋的“狗鞭酒”。

他老诉说以往的故事,当时他养的狼狗,不知道吃错了什么,突然发春,将村里的母狗,和猪羊都强奸得遍地哀嚎。

最后被红卫兵乱棍打死,他也差点落了同样的下场。

最后在村长的力保下,他抢下了狗鞭,泡成酒埋在树下。

在我成年的时候,有给我炖鸡汤喝,怪不得我的身体和下身如此强壮。(这段是之前另一篇想到的开端,在此Mark下,在后面的文篇中会再写。)

我用这“狗鞭酒”让老丈人重振雄风,现在他看我的眼神比亲儿子还亲。

婚后,我问了小苹果家里的事情,她说的话让我恍然大悟。

小苹果爸爸一开始和她妈妈是极为相爱的。

老丈人从一开始的小兽医,一番努力后建立起了公司。在公司开始成长的时候,疑似被竞争对手迫害,被撞进了医院。

从此下体不举,一蹶不振。一度要闹离婚,最后她妈妈抗起了公司的所有事务,由温柔的贤妻良母被成了强势女王。

出院后的老丈人性格变得比较孤僻,怀疑他人,吝啬一切。

她妈妈也是强势习惯了,最后去了另一个城市建分公司,用她的铁腕迅速立足。

寂寞之余,在知道有些合作方领导有在玩此游戏后,也是迅速入场。

以公司的模式经营著公会,有专业的管理人才和策划人才。由校园包围社会,笼络著大量女学生,也经常到校园作活动,投赞助。

成立“蔷薇公会”后,有时打副本会带合作方领导。特别是那些男领导,一见几十个女的在跟他一起打副本,业务都很爽快的成了。   当然我想应该也是有让学生陪他们上床这类的,这小苹果自然是不会知道。

而小苹果小时候在和谐的家庭成长,温柔淑女。家庭吵闹之后,她也开始叛逆了起来。

处处和家里作对,被舍友拉进游戏后,随即就被她妈妈拉进公会。

之后遇到了我,她对美好感情的渴望是强烈的。所以才会有后面的事情发生。

听完这些,我和小苹果相拥而睡。

音箱中传来了Kelly Clarkson的《A Moment Like This》:

What if I told you

如果我告诉你将会怎样

It was all meant to be

所有的一切都会发生

Would you believe me

你会相信我吗

Would you agree

你又会赞同我吗……

喜欢就顶一下!!!

1 0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