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子是癞蛤蟆之乖女儿蔡言芝

蔡姨历经千辛万苦把某只旱鸭子给从黄浦江救上岸,这混蛋跳江的时候倒是干脆利索,可到了江里后就只知道瞎折腾,她好不容易逮住他,就跟章鱼一样缠在她身上,所幸她水性从小就彪悍,加上体力也出众,否则非跟他一起完蛋不可,要真沦落到不明不白地尸沉黄浦江,蔡姨心想一定要变成厉鬼,搞死这个小疯子,半搂半抱着赵甲第上了岸,一路上都是游客们的诧异眼神,以为赶上拍电影或者传说中艺术家的行为艺术了,尤其是蔡姨一身衣服被水浸透后曲线毕露,春光若隐若现,走到玛莎拉蒂一段路上,牲口们流了一地口水,把半死不活的赵甲第丢进后排,蔡姨从头到尾都没想过要人工呼吸,恨不得这个家伙跟自家男人一样死了干净,她本来就不是善男信女,更不是救苦救难观世音,上海背地里喊她竹叶青黑寡妇的人海了去。

赵甲第像一条死鱼趴在后座上傻笑,蔡姨挺佩服他的复原能力,刚上岸还以为这家伙十有八九要送医院急救,上岸后吐了一些黄浦江水后就挺生龙活虎,让她怀疑这家伙是不是在装旱鸭子,想到这种可能性,本来就一肚子火气的蔡姨立即怒道:“没死就滚下车,有本事再去跳一次,看我还救不救你。”

“不下车。”赵甲第死皮赖脸道,咳嗽舒缓许多,他是真不会游泳,小时候坐船坐车都怕,大了后对坐车好许多,对水还是没什么好感,尤其是大江大河,因为小时候身为半吊子风水师的爷爷跟他说这辈子忌水,所以赵甲第特别羡慕豹子这类一个扎猛子下去就能捞出鱼的猛人。

“不下车?”蔡姨没了好脸色,能让八风不动的她发脾气,没点道行根本就是痴人说梦,例如司徒坚强这类孩子决然不会让她大动肝火。

“我现在下车谁给你买干净衣服去。”赵甲第苦笑道。

“不需要。”蔡姨皱眉道,语气明显柔和许多。

“不管你需不需要,我都会去买,你们女人跟我们不一样,养身和养生都很讲究,所以请开车带我去七浦路,因为我身上就只有五百多块钱,但是需要买两个人的衣服,不能不斤斤计较,反正对你来说也只是穿几个钟头的事情。”赵甲第轻声道,声音不大,却不容置疑,不知道他哪来的勇气和底气这样跟蔡姨说话。

黄浦江很脏,蔡姨虽然不至于有洁癖,但作为一个生活精致的优雅女性,一身湿淋淋,相当不好受,也不知道是不是赵甲第所谓养身和养生起了效果,她果真开车去了七浦路上的批发市场,跟着他进了商城,蔡姨在站在上海财富和权力金字塔顶点后已经有大概七八年没光顾这种地方,她并不是排斥这种买一件衣服不超过三位数的简朴生活,只是她不想被勾起曾经困苦艰辛的回忆。

……

〔先生,小姐,你们有什么需要服务的吗〕老板是胖男人的,他看了看眼前的蔡言芝。心脏扑通扑通急跳,没想到在这家小店里居然会有这样的大美女。

蔡言芝这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她还很少一个人来这种小店里买内衣。这时赵甲第的作用就发挥了,他脸不红心不跳一身浩然正气地跟胖老板探讨尺寸问题。

蔡言芝站在那里,有些手足无措。5,6分钟后,赵甲第挑了套黑色丝绸面料的,并不太出位,还有一条紧身牛仔裤和一件白色T恤。

于是,蔡言芝在脸色娇红的进了更衣室里。

胖老板这时眼珠子一转,对赵甲第说道〔先生,我还有去照顾其他客人,你有什么事可以叫我〕赵甲第点点头,示意胖老板ok。

胖老板转身走上了二楼,到了一间房间里,注意安全锁上了门。这房间里居然有一台电脑。原来这胖老板是个色魔,在自己店里的更衣室安了个监控器,用来偷窥那些漂亮的女人换衣服。今天见了蔡言芝,惊为天人,马上上了楼,火急火燎的打开了屏幕。

只见屏幕上的蔡言芝已经开始脱衣服了,只见她双手抓住衣服的下摆,慢慢将上衣脱去,由于衣服已经湿透了,肌肤与衣物紧紧贴合在了一起。更显出一种朦胧的诱惑来。

接着是平坦的小腹,纤细的柳腰,随着娇躯一寸寸的显露,胖老板的视线也越发贪婪,在他那贪婪的目光注视中,终于蔡言芝脱掉了自己的上衣,只见两团美乳被紧紧包裹在黑色蕾丝内衣中。

〔啊〕这妞的奶子真大。胖老板吞了口口水。

蔡言芝的美乳十分丰满,两只手根本握不完,形状极其完美,浑圆挺拔,白皙的乳肉挤著,弹力十足,中间露出深深的乳沟,胖老板真想都想把自己的胖脸埋蔡言芝那两团美乳里,感受一下那其中的美妙。

接下来,蔡言芝解开裤子的纽扣,拉下拉链,双手捏住裤子边沿向下脱去,动作轻柔而优雅。然后依次抬起两条腿,整个只穿着内衣的娇躯便完全展露了出来。蔡言芝下身居然穿的是一条黑色蕾丝小裤裤,看起来非常骚。没想到名满上海黑道的竹叶青居然穿了条那么骚的内裤。两瓣丰满的臀肉挺拔而浑圆,发育良好。

“屁股大,好生养。”胖老板嘴巴里念叨了句。

蔡言芝脱完外衣后,黛眉微皱,似乎在考虑自己到底要不要穿上赵甲第为自己买的内衣内裤,想着微微扭动了一下自己轻盈的细腰。

“难道她不换内衣了?”

还等著偷窥蔡言芝美丽娇躯的胖老板有些担心起来,不过还好蔡言芝还是随了他的愿。

蔡言芝站了会儿,估计还是觉得湿透了的内衣穿在身上的确不舒服,于是伸出玉手,绕到背后,熟练的解开了奶罩的扣子。

胖老板双眼盯得紧紧的,生怕错过著美妙的场景。随着胸罩滑落,蔡言芝那两团丰满的美乳一下暴露了出来,荡起一阵乳波,顶端粉红色的乳头小巧可爱。

胖老板情不自禁咽了一口口水。不过诱惑的还在后面,蔡言芝竟然伸出玉手将两个玉峰轻轻的托了一下,乳肉随即震荡而起,一下子仿佛将他的魂给震飞了。之后,蔡言芝抓住小内裤的边缘缓缓向下褪去,完美的翘臀完全暴露而出,白皙如象牙,肥硕挺翘,吸引人眼球。胖老板已经开始撸动着自己的肉棒打手枪了。

由于蔡言芝是站立著的,两条笔直修长的美腿中间不免露出一条缝隙,不仅乌黑的阴毛完全暴露在胖老板眼中,就连那条粉嫩的缝隙也是清晰可见,两片粉嘟嘟的阴唇紧紧闭合,纯洁无比。

就这样,胖老板眼珠子盯着不放看着蔡言芝换衣。看了好一会儿,胖老板双手撸动着的肉棒终于射出浑浊的精液来。

妈的,这妞实在太漂亮了。不行,我一定要给她上了。胖老板原本就不是什么好东西,从小吃喝嫖赌,样样精通。前几年才因为性骚扰坐了几年牢,去年刚放出来开了小店,好不容易老老实实的过了大半年。今天碰到了蔡言芝这样的美女,老毛病又开始犯了。淫魂附体。

反正又不是没干过这种事情,大不了,再坐几年牢。这么漂亮的妞,不干遭天谴啊。

于是,这个色魔深思熟虑了好一会儿,终于准备好了一个完善的计划。

……

换好衣服,一身女王气质却清纯装扮的蔡姨站在店门口,她竟有些破天荒的娇羞。看着前面的胖老板,她有些奇怪,〔老板,刚才和我在一起的那个男的了〕

胖老板微笑〔那位先生在楼上等你,叫你换好衣服上去找她〕

蔡言芝没怎么怀疑,跟着胖老板上了楼。两个人进了间屋子里,蔡言芝对眼前的景象大吃一惊,只见赵甲第结结实实的被绳子捆在一把椅子上,嘴里面塞了团臭袜子。〔唔……唔……〕的说不出话。

〔赵甲第,你怎么了〕蔡言芝问道。这时胖老板从身后一下紧紧抱住蔡言芝的身体,两只大手用力蹂躏蔡言芝的大奶子。

蔡言芝脸色娇红,羞极而怒,在上海从没有人敢对她这么做。柳腰一弯,爆发出一股大力来,把胖老板一下甩到了身前。

胖老板被甩的差点爬不起来,见蔡言芝不好惹,立马起身将一把刀子横在了赵甲第的脖子上。

〔小妞,我告诉你,刀子可不不长眼睛,你给我态度放好点〕胖老板威胁道。

蔡言芝皱眉,好久没有人敢这么威胁她了。但是为了赵甲第的安全,她还是忍住怒意。〔你如果想要钱的话,我可以给你,你先把他放了〕

〔放了,你当我傻啊。现在听我的话,不准动。把衣服脱了〕胖老板说道。

蔡言芝大怒,没说话,只是用眼睛紧紧盯着胖老板,杀气腾腾。胖老板被盯的有些怕,一下把刀子在赵甲第脖子上勒了道口子,一排红色的血液流下来。吓唬蔡言芝。

〔别动他,我听你的话,站着不动〕蔡言芝无奈,为了赵甲第的安全,她忍下了这口气。

〔先把这药给吃了〕胖老板以防不测丢给了蔡言芝一颗药丸。

蔡言芝虽然这药肯定有问题,但看到赵甲第那副可怜的样子。还是顺从的吞下了药。

〔很好。现在,你把衣服给我脱了〕胖老板得寸进尺。

〔你〕蔡言芝已经气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好久没人敢这么跟自己说话了。

〔你什么你,想救这小子,就给我乖乖听话〕胖老板继续威胁。

椅子上被捆得结结实实的赵甲第不断拚命挣扎,他实在不想自己就这样被利用来威胁蔡姨。

蔡言芝想到这阵子赵甲第和自己生活的点点滴滴,想到这小子为自己做的那些事。心软了。

两只手放在腰间,慢慢的脱掉了上衣。只见两颗巨大的美乳被胸罩托的严严实实的,浑圆挺拔,洁白无瑕。

胖老板忍不住吞了口口水。说道〔继续〕

蔡言芝解开牛仔裤的纽扣,抬起两条长腿,裤子缓缓滑落。露出两条笔直修长匀称的美腿,白的有些晃人。

胖老板贪婪的看着这一切,虽然已经在监控器里看到过了。但现在在现实里来看,还是感觉受不了。

蔡言芝这时终于把全身都脱光了。只见蔡言芝有着完美的俏脸,黛眉轻佻,肌肤晶莹如玉,柳腰纤细,美乳肥大挺拔,两条美腿修长白晰,美穴中间是一条粉嫩的缝隙,夹杂着几根黑色的阴毛更显可爱。

胖老板此时虽然欲火焚身,但心里还在想着:刚才的药怎么还没起效果啊。

突然,蔡言芝只感觉自己迷迷糊糊的,没有精神,一下倒在了地板上。

哈哈,妈的,成功了。胖老板高兴万分,刚才他给蔡言芝吃的药终于起效果了。他之所以叫蔡言芝脱衣服,就是为了磨时间,直到蔡言芝吃的药起效果,他就赢了。

……

〔美女,醒了啊〕

蔡言芝终于醒了过来,面前的是一张令人厌恶的脸。她惊讶的发现自己赤身裸体的被绳子捆在一把椅子上。

胖老板显然研究过日本的捆绑绝技,左一圈,右一圈,把蔡言芝绑的结结实实,特别是胸前的美乳被他勒得紧紧的,透出完美的弧线。蔡言芝还感到自己的小穴被绳子不断摩擦,给她带来了许多异样的感觉。

胖老板看到蔡言芝这娇羞的美人样,满眼冒色光。准备蹂躏眼前的这块美肉。

胖老板一下吻到了蔡言芝的小嘴上,舌头伸进蔡言芝的小嘴里,带动着粉嫩的小香舌与他交缠在一起。时不时的还递过自己一下口水过去,让蔡言芝吞咽。

蔡言芝脸上愈发通红,她已经好久没有和人接吻了。自从杨青帝死了以后,她在上海的身份也越发高贵起来,谁都垂涎与她的美色,却不敢去打搅她。生怕这条漂亮的美女蛇一下就把他们给吞了。而这个小混混估计也没有想到,他玩弄的这个女子是上海说一不二的黑道女王,要是他知道,给他十个胆也不敢啊。

胖老板产生了个邪恶的想法。突然从喉咙里深吸,一下子吸出了一口大黄痰,旋即就渡到了蔡言芝的嘴里。蔡言芝一下就感到了自己的嘴里多了个热乎乎的脏东西,一下就猜到了是胖老板的口痰。心里一阵恶寒,头部开始摇晃,舌尖死死顶着,不让那口黄痰进入的喉咙里。但是胖老板把蔡言芝的头部抱的紧紧的,大嘴再议用力,没办法。蔡言芝就这样让这个臭男人的口痰进入了自己的食道里。

〔哈哈,美女,我的口痰好不好吃啊〕胖老板十分骄傲。蔡言芝没说话,只是感觉恶心。

胖老板挺著大鸡巴伸到蔡言芝完美的俏脸前,用肉棒在那张干净的脸上不断摩擦,蔡言芝的琼鼻闻到了一股尿骚味,那难闻的气息把她熏得受不了。还看着那根脏东西和自己的脸不断碰撞。不禁产生了不满,头部开始挣扎。

胖老板可不管这些,把蔡言芝的小嘴掰开,肉棒一下捅了进去,抱住蔡言芝的头部猛力干着她的嘴。

蔡言芝此时小嘴被胖老板的鸡巴插的紧紧的,透不过气来,将舌头用力的顶着嘴里的肉棒,希望把这个肉棒给顶出去。

胖老板猛力插了好几回,睾丸打在蔡言芝洁白无瑕的脸上啪啪响。看到如此漂亮的美人用小嘴含着自己的鸡巴,大有成就感。终于忍受不住,精液一下爆发出来,射在了蔡言芝绝美的俏脸上。

蔡言芝屈辱万分,她从来没有想到自己会经历这样的状况。眼睛流下了晶莹的泪水。

胖老板此时心情好极了,把蔡言芝脸上的精液不断涂抹,糟蹋著这张美丽的俏脸,从额头到眉毛,眼睛,脸蛋,脸上的每个角落都不放过。蔡言芝只感觉自己在被这个臭男人凌辱著,看着他将那些恶心的精液涂抹在自己的脸上,像敷面膜一样,感到自己从来没有遭受过这样的侮辱,不禁从眼里流出几滴清泪来。

胖老板看到这漂亮美人居然被自己玩哭了。真是我见犹怜啊。准备逗一逗蔡言芝。

胖老板突然把自己的大鸡巴对准面前的蔡言芝,似乎要干些什么。

蔡言芝大吃一惊,这胖子才射在自己脸上,现在又对着自己的脸。莫非是要……

〔你要干什么〕蔡言芝羞怒问道。

〔干什么,当然是要撒尿呗〕胖老板一脸淘气。

蔡言芝脸色铁青,这胖子居然要这样凌辱自己。

〔不,不要〕

〔不要,美女啊,现在是我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可由不得你啊〕胖老板笑到。

“要不你叫我一声好听的,指不定我一高兴就不在你脸上撒尿了。怎么样啊”

蔡言芝想到能躲过恶心的尿液射在脸上,有些犹豫。不禁细声问“你要我叫些什么”

胖老板淫笑道“就叫“爸爸”吧,怎么样?”

蔡言芝脸上通红,这男的居然让自己叫他“爸爸”。真是不要脸。臭男人。

〔美女,考虑的怎么样啊,不然,我就要抹啦〕胖老板继续挑逗。

〔爸爸〕蔡言芝脸色通红,小声说道。

〔噫,我没听见,再来一声〕胖老板乐坏了。

〔爸爸〕蔡言芝脸上已经红彤彤的了,自己那么大的人了。居然叫眼前的男子做爸爸,真是羞人。更难受的是,自己居然感到兴奋,下面居然涌出了许多淫水。

这要是让上海界的那些大人物知道,怕是要掀起一阵狂风啊。上海界娇艳动人,身份高贵的竹叶青居然叫一个胖子叫爸爸。恐怕说出去都没人信啊。

〔唉,乖女儿。这样就对了〕胖老板激动的很,这么动人的美女居然叫自己爸爸。大鸡巴更硬了。

〔从现在开始,你叫我都要叫爸爸,不然,我就撒尿在你脸上,知道了吗?乖女儿〕

蔡言芝红著脸,没有办法答道〔知道了,爸爸〕

〔来,让爸爸尝尝你的大奶子〕胖老板低下身开始淫玩起两团母乳起来。

胖老板大嘴一张,含住了左边的乳头,时不时用牙齿轻轻咬著,右手大力蹂躏另一团美乳,丝毫不懂什么叫怜香惜玉。

蔡言芝被弄得娇喘连连,只感觉自己的胸部又酥又麻,说不出的难受和舒服。

〔乖女儿,你的奶子怎么怎么大啊〕胖老板问道。

〔人家不知道,人家天生就是这样的〕蔡言芝胡乱答道。

〔天生就这样,乖女儿,告诉爸爸,你这大奶子是不是专门给爸爸舔的啊〕胖老板继续调戏。

蔡言芝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没有回答。

胖老板变本加厉,牙齿用力咬住左边的乳头,右手大拇指和食指拉扯著另一颗乳头。〔快说,是不是啊〕

〔是……是……,女儿的大奶子……就是……专门……爸爸舔的〕蔡言芝忍受不了这奇妙的滋味,只得配合胖老板说的话。

〔很好,现在爸爸再来看看你的小骚穴〕胖老板分开蔡言芝的两条修长美腿,只见蔡言芝的小穴粉嫩可爱,缝隙流出的淫水沾湿了稀少的阴毛。性欲大开,舌头插进又插出,不断在那美穴里搅动着,

〔女儿啊,你这骚穴流了好多淫水啊,是不是迫不及待的想让爸爸的大鸡巴来草你啊〕

蔡言芝这时已经大概懂得如何配合胖老板了。但还是不好意思。

胖老板〔女儿,你怎么不说话啊,是想尝尝爸爸的尿液吗〕

蔡言芝无奈而脸色娇艳,只得回答〔女儿的小……小……骚穴一直等著爸爸的大鸡巴了〕

蔡言芝现在已经害羞的受不了了,自己居然跟一个陌生男人这样说话,还说这样下贱的话,真觉得自己不好意思活在这个世界上了。

〔好,爸爸现在就来草你的小骚穴〕

胖老板挺起自己的肉棒猛力一插,进入了蔡言芝美妙的小穴里。

〔啊……啊……好大〕由于好久没跟男人上床,蔡言芝的身体十分敏感。胖老板的肉棒才伸进去,它就感觉自己受不了了。

胖老板不管这些,加快了速度,猛力冲击著蔡言芝的的美穴。

〔啊……啊……受不了……你……轻点] 胖老板的肉棒插的蔡言芝嗷嗷叫个不停,她感觉到胖老板的肉棒又粗又长,每一下都顶入了自己小穴的深处,实在舒服的令人受不了。弄得自己的小穴淫水四溅。

胖老板此时也爽的受不了,她感到蔡言芝的小穴紧紧的收缩著,美穴里的肉不断摩擦著自己的肉棒。从来没有过这么舒服的美穴。

胖老板埋头在蔡言芝的上半身上,用嘴和手不断刺激著蔡言芝的胸部。

〔啊……用力……好舒服……爸爸……好棒〕

蔡言芝只感觉自己的全身被胖老板不断淫玩着,自己的身体越来越热,好舒服。什么不要脸的脏话都说了出来。好像现在胖老板就真的是自己的爸爸一样。

胖老板感慨万分,这妞的穴肯定是传说中的名器。实在是太紧了,小穴深处还有一股吸力对着自己的肉棒。

啊,不行,受不了了。蔡言芝感觉自己的小穴要尿了出来。啊,真的尿出来了。

在胖老板的大力进攻下,蔡言芝迎来了高潮,小穴里喷涌出大量晶莹的花水来,浇在了胖老板的那根大鸡巴上。胖老板也是精关一松,马眼射出精液浇打在蔡言芝的美穴深处。两个人一起爽翻了天。

把肉棒拔了出来,胖老板还不甘休。把蔡言芝从椅子上抱到了平放在地上。

蔡言芝此时已经舒服的迷迷糊糊了,看到胖老板又对自己动手动脚。询问道〔爸爸,你又要干什么啊〕

〔女儿啊,现在爸爸的屁眼有些痒,你帮爸爸舔舔屁眼怎么样啊〕胖老板淫笑道。

蔡言芝一下从迷糊中醒了过来。急道〔不行,不要,爸爸,你放过人家吧〕说著居然美丽的俏脸上一副胆小害怕的表情。哪有上海竹叶青的女王气质。

〔啧啧,乖女儿啊,可是爸爸屁眼好痒啊,怎么办啊〕胖老板坏笑问道。

蔡言芝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表情闷闷不乐。

〔乖女儿啊,要不然你还是让爸爸撒尿在你脸上吧〕

〔不,不行〕蔡言芝急了,想到那肮脏的尿液要射在自己的脸上,就感到恶心的受不了。

〔唉,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乖女儿啊,那你叫爸爸怎么办啊〕胖老板用手抚摸著蔡言芝的头部,俨然将蔡言芝当成自己的宠物一般看待。

〔爸爸,求你了,人家两样都不要,你帮人家想想办法嘛〕蔡言芝居然开始撒起了娇。自身的女王气质不复存在,居然已经完整的带入了胖老板女儿的角色里。再也不是上海那个威风凛凛的竹叶青。

〔既然这样,那女儿你就给我表演一个母狗撒尿怎么样,爸爸看的开心,就不那样对你了〕

蔡言芝脸色通红,母狗撒尿,一听这名字就让她害羞的很。

〔乖女儿啊,怎么样啊,干不干〕

蔡言芝想到母狗撒尿揍总比喝尿,舔屁眼好。只好哀羞得点点头。

看到蔡言芝对头,胖老板十分满意,又想到问〔对了,乖女儿,你还没告诉爸爸你叫什么名字了。快告诉爸爸〕

蔡言芝犹豫不定,总有种如果自己告诉他名字,自己就会和他一辈子牵扯不清的感觉。想了想,还是决定回答。

〔女儿叫蔡言芝〕

〔蔡燕子〕胖老板重复了一遍,有些纳闷。

〔不是啦,是蔡言芝,语言的言,芝麻的芝〕蔡言芝有些不满意爸爸居然叫错自己的名字,小嘴鼓鼓的。

〔哦,是蔡言芝啊,乖女儿你的名字真好听〕胖老板含笑说道。

胖老板这时还没有意识道“蔡言芝”这三个字的意义。他没有想到,自己身下这个漂亮乖顺的女儿就是上海霸气无双,身份高贵的竹叶青。

胖老板把蔡言芝扶了起来,摆成一个蹲下的姿态。两只眼睛死死盯着蔡言芝的粉嫩小穴。

等了会儿,胖老板不满到〔言芝,你怎么还没表演母狗撒尿啊〕

蔡言芝满脸通红,〔爸爸,人家就是撒不出来嘛〕

胖老板见状去找了几瓶矿泉水来喂蔡言芝喝下,还摆了个摄像机在旁边,说什么也要录下这精彩的场面来。

〔哗〕终于,蔡言芝喝下的水起到了效果。粉嫩的小穴射出一条晶莹的露水来,淅沥沥的落在了地上。看的胖老板大感兴奋。

此刻的蔡言芝已经十分下贱了,只是她还没意识到自己已经真的快成为胖老板的“乖女儿”了。

喜欢就顶一下!!!

0 0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