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滩野战

我与婷婷认识三年多了,性生活十分美满,婷婷随着时间的溜逝,她的性欲与技巧也随着时间高涨,几乎每天都要行房,有时一天两次也无法满足她的需求,我们很追求着性爱的喜悦及刺激

性爱培训

去年年底,到处都在下雪。就在这样寒冷的时候,我去天津参加一个系统的培训班。三个月的时间,一个省两个人,我们省是我和一个少妇,为了称呼方便,这里就叫她兰。兰结婚几年了,

妈妈,我的圣诞节礼物

回家过圣诞节时,我刚刚才进大学的校门一年,最让我感到惊奇的是,妈妈在我离开的这些日子,忽然变成了这样一个美丽的女人。

妈实际上一点都没变,变的只是,在跨入校门三个

楼梯间强奸

她本来已经准备睡觉,都钻进被窝了,电话铃响,以为是老公打来,这个混蛋,已比约定要打来的时间晚了快一小时,一接起来正想开口骂人,没想到不是他,而是上次跟小汪、杨妮她们三

借着酒醉上同学

星期五晚上,我洗完澡躺在床上,隔壁姐不知道跑哪去了,本想叫她一起过来看电视,顺便欣赏她的巨乳长腿,突然电话响了。

“喂!”“小良,你姐跟妹醉倒在我这了,我要关门了

和女老师在野外作爱

我今年22岁,是一个大学阿拉伯语专业的学生,全班一共30人,有25人是女生。另4个男生长的委琐不堪,个子又小,身体又单薄,是南方人的身材,有点像民工。

而我是典型

留学生涯

在教室的中央,四盏高温大灯集中照射在一个金发碧眼全身赤裸的健美女子身上,课室中的学生莫不专注于眼前的陶土,将其雕塑于接近模特儿摆弄的姿势。

MAY是我们学校的特约模特

荒岛夺妻

冬天。

窗外,雪花飞舞,冷风刺骨。天色已经不早了,满园的树木枝桠交错,沾上了厚厚的雪白,都被暮色揉成了昏暗的一片。前后的窗户是大开着,迎进屋子里的不仅是冰冷的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