廚房韻事

劉鳳家的廚房其實只是一間泥胚的小房子,只開了一個窗口排風,只有一口破黑鍋和一把勺子,就連調料都只有鹽一種。平常人家喜歡的味精和雞精之類的在這都是一種奢侈品。就連最普通

讓姐夫為我開苞

我叫小佳,今年十八歲,剛上大學,家裏的孩子除了我以外,還有一個姐姐,比我大五歲。去年才結的婚,姐夫長的不是很英俊,但是那種很有魅力的男人,我不禁懷疑起當初姐夫是怎麼看

台北蝶影的一夜

話說,去完高雄京華城之後沒多久,回到了台北,小弟又再那麼一個鳥日子裡,被公司的高官們又抓去喝酒了,原因無他,只因為我能喝能玩,加上口風甚緊,很適合帶出去把風,順便當老

表哥,我還要

以前城裏的表哥總是在暑假的時候到我家裏度假,雖然每年也就住那麼十來天,但卻已經讓我們的感情醞釀的極為深厚。今年,趁著初中畢業後的兩個月長假,我自己來到城裏和表哥一起生

田莊親情

幽暗深沉的山中,夜幕襲捲了一切。

夜雖未深但在農家的晚日卻是早眠的。

尤其是在這麼偏遠荒僻的山村裡一切皆已歸於沉寂,大自然中似乎也只下此起彼落的蟲鳴蛙鼓在彼此應

農家表姐

那是我上大一的時候的事情,那年暑假放家回來,由於家在南部農村回來正值農忙時節。

我家勞力多,但鄰居八叔叔(算是遠親了)家勞力少且叔叔身體不好,幹不了什麼活只能呆在

淫姪與叔父

音樂依然迴盪在空中,那種音樂好像不是美晴平常所愛聽的,因為叔父曾聽美晴說過,她最討厭三波春天的歌曲,而現在正播放著三波春天的民謠。

叔父以前是喝廉價的威士忌。後來

大美人

我叫羅助佑,是一個保險業務員。但我比較喜歡自稱業餘攝影師。所謂業餘攝影師就是沒事的時候背著相機亂跑,東拍拍西拍拍,一方面為了興趣,一方面也拍些受歡迎的照片賺點外快的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