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舞女

楊鈺瑩性奴生活

一輛漂亮的保時捷跑車在寬闊筆直的海濱大道飛馳,引來不少路人的目光,但大家注意得更多的是開車的人——一個長髮飄飄,戴著墨鏡的美女,活脫脫的「香車美人」。也許是由

雙性人

(一)

我生在一個窮人家裡,老天更不公平的是把我變成了一個陰陽人,唉,倒楣啊。家裡姐姐多,所以家裡人都把我當女兒。哦,忘了介紹我自己了,我男人名叫庫拉,因為不好聽

江湖路上顏如玉

(一)我叫金堅,今年二十三歲,在香港長大。

母親在我五歲時就過世了,父親在深圳,珠海等地有幾間製衣廠,家裏算是比較富裕。

我自小讀書不好,在香港那種公式化的教育底

夜店裡的多P

下車後感覺真是不自然,我很少沒穿內褲的,頂多在家裡才會放得開,偶爾出門買東西懶一點才會沒穿,特別這次還是穿這樣薄的迷你裙,雖然原來的內褲也很小,但總讓我心理上有些放心

濕濕老婆的丁字褲

Maggie是我的老婆,她在14歲的時候跟我認識,那時候的她是一個相當保守且傳統的女孩,而且家裡的父母管教很嚴,我在九點之後要見到她,幾乎是件不可能的事情。

等到我跟她一起上

胭脂口紅系列之雅姿和艷女

我在脫衣舞女雅姿那裡,正瘋狂淫樂。

雅姿那塗滿口紅的艷唇不停含弄著我的話兒,直到我出精她才停止下來。

雅姿說:「我已經吃你的,那你現在為何不吃我的!舔弄我的陰戶

消魂蝕骨姐妹倆

翠玉和春魂這對姐妹分別是王南和張華的妻子。她們同住在一座房子。這一天,她們正在化裝,準備去見一個客人,幫丈夫促成一單大生意。一番打扮之后,她倆美若天人,真是有沈魚落雁

我的荒唐乱伦往事

我的性发育比较早. 很小的时候, 记不得几岁了, 那时候我家还是一居室, 我和妈妈爸爸睡一张大床, 半夜里经常被他们的动静弄醒. 有时候就偷偷的眯着眼看,因为不开灯所以基本看不太清楚,